收藏本站

中國書畫收藏頻道

網站公告:

當前位置:首頁 > 陶瓷文化 > 陶瓷與書畫

元青花應該如何鑒定斷代

2018年09月01日 17:10:59  來源:美訊網

現在古瓷界講的元青花和對元青花的鑒定,一般都專指景德鎮元代青花瓷。而景德鎮元代青花瓷又可分為用進口蘇麻離青料繪制紋飾的“至正型”精品瓷和用國產青料繪制紋飾的普通瓷。

1.jpg

替換高清大圖

古瓷器的傳統鑒定,通常是以目測器物的造型、釉、青料、紋飾、胎、款識以及工藝特征等為基本手段,并通過用手摸、掂分量、聽聲音等一些輔助方式,來辨別瓷器的真偽和燒造窯口、生產年代及藝術價值。這種鑒定方式簡稱“眼學”或“目鑒”。

下面就元青花瓷器鑒定,作一些分析∶

青花料:

是不是真元青花,用青花料來分辨是一種最有效、最便當的方法。元青花的仿品在青花料的發色和色料在紋飾畫面上的表現最容易露出破綻。

元青花所用的蘇麻離青屬進口料,近年組織過中國專家赴土耳其參觀托普卡比宮珍藏元青花器的蔣奇棲女士考證,它就是產于伊拉克的薩馬拉青料。薩馬拉是古波斯帝國的制陶中心,富藏鈷礦。薩馬拉在古代敘利亞語發音為Sumra,蘇麻離當為它的漢語音譯。

2.jpg

替換高清大圖

蘇麻離青屬天然礦物料,主要特點是高鐵低錳,并且含有砷等微量元素。國產青料都是高錳低鐵型,不含砷等微量元素,因此無法用國產青料進行蘇麻離青料呈色的仿制。然而近年來確實有不少贗品在青料的發色上同進口蘇麻離青料已十分相近。

對比真贗,最難仿的有兩點:

一個是蘇麻離青料的特殊呈色——藍中微泛紫,青中蘊淡綠;另一個是紋飾筆道中的色料聚縮現象。這兩個特點應當是進口蘇料中天然礦物的復雜成分(包括氧化鈷以外的其他微量礦物成分)在特定窯溫和氣氛下燒制時的特殊化學反應和合成效果,制假者在破譯之前當無法亂真。

3.jpg

替換高清大圖

又怎樣來鑒別真假蘇麻離青料呢?

看“鐵銹斑”分布得是否合理?“鐵銹斑”是紋飾中青料濃重處鐵離子大量聚集并經二次氧化所形成的,有其特殊的分布規律。仿元青花在化學青料中添加了較多的鐵元素,燒成后也會出現“鐵銹斑”,也會有閃閃“錫光”。藏品出手:liu13670053612

下面圖為一些元青花瓷器“鐵銹斑”分布情況:

4.jpg

替換高清大圖

5.jpg

替換高清大圖

6.jpg

替換高清大圖

再看青花紋飾筆道中有沒有色料的串珠狀縮聚現象。這種色料的串珠狀縮聚現象,不但在用濃重青料大片涂抹人物的衣飾等部分時會出現,有時在用濃料勾畫回紋等細線時也會出現。這種現象的多寡表現是同元青花制品的優良精美程度相一致的。越精良者越少,反之相對較多。

7.jpg

替換高清大圖

然后再看青料向胎面的下沉附著現象。蘇麻離青料比重較大,在燒制中若窯溫正常就不會向釉面擴散,而是在釉汁底層發生暈散。側看釉面會發現所有青料紋飾部分都有下凹現象,只是青料極淡處不太明顯。

有兩個現象必須提醒藏友∶一是不要把錳銹斑當成鐵銹斑。不少藏友曾經拿著明清時期低檔民窯青花瓷問是不是元青花?因為他們看到在青花紋飾的濃重處有“鐵銹斑”。其實這是國產青料加工粗糙或者下等青料燒制時產生的錳銹斑。鐵和錳兩種元素在地球上大都有共生現象,國產青料都是高錳低鐵型,如果原料淘煉不細,錳雜質剔除不凈,在燒制中就聚集起來經二次氧化成錳銹斑。

8.jpg

由于同鐵銹斑一樣呈深褐色,容易被誤認為是“鐵銹斑”。二是不要把“洋藍”當成蘇麻離青。“洋藍”是晚清民國時期從德國、日本等化工染料工業發達國家進口的化學料,呈色雖然也藍中泛紫,但因非常純凈,就沒有天然礦物料蘇麻離青中的雜質和微粒,也沒有鐵銹斑。要在青料上辨真偽,唯一的方法就是拿上可靠的元青花標本反復觀察,把進口蘇麻離青料看透看熟,形成條件反射性的知覺。

幾條要領:

1、元青花瓷的積青處可產生“鐵斑”,但不是積青處都有“鐵斑”。

2、純進口蘇勃尼青鈷料和混合鈷料“鐵斑”顏色是有區別的,越純的蘇勃尼青鈷料其“鐵斑”色越趨暗,并且斑趨少趨小,越不易發現;而加入國產料越多,斑越趨褐趨多趨大。由此我們可知,凡“鐵斑”趨褐趨多趨大明顯的器物,其實已經混入其它鈷料特別是國產鈷料了,只不過是以哪種鈷料為主或比例大小的問題。包括被我們所知道所認同的伊朗伊拉克保存的那些元青花瓷精品,當時也都是在國內加工,其用料也各不相同,有的相當純,但有的發色卻一般。

3、“鐵斑”有的吃胎,有的仍然浮于釉表,并非所有“鐵斑”都下沉。希望有方便者專門去看看身邊能看見的諸如包頭元青花瓷大罐等館藏器物,以解釋疑。

4、“鐵斑”越少越小的器物,越是工藝精良之器,同時也存在無“鐵斑”器物。

5、“鐵斑”現象只宜做參考,并非決定元青花瓷屬性的關鍵。

9.jpg

替換高清大圖

蘇麻離青料積青處中發暗的條形黑“鐵斑”,有極輕微的褐,仔細觀察可看清

10.jpg

替換高清大圖

蘇料混入石子青國產料后積青處出現的褐色“鐵斑”于釉表表現情況

11.jpg

替換高清大圖

蘇料混入石子青國產料后積青處出現的灰褐色“鐵斑”,數量趨多

12.jpg

替換高清大圖

進口蘇勃尼青鈷料產生的“鐵斑”及暈散

13.jpg

替換高清大圖

進口料和國產料混合產生的暈散效果

14.jpg

替換高清大圖

蘇料混入石子青國產料后的鈷料積青處中部出現的黑褐色“鐵斑”,需仔細方能看清

15.jpg

替換高清大圖

蘇料中混入一定比例其它料(非石子青料)積青處出現的“錫光斑”

16.jpg

替換高清大圖

蘇料中混入一定比例其它料(非石子青料)時積青處出現的“錫光斑”

17.jpg

替換高清大圖

國產料(石子青為主)積青處出現的有根的“火山斑”及普通褐色“鐵斑”

紋飾

元青花的紋飾是有時代特征的,例如料無分水,一筆點畫;布局繁滿,層次較多;竹葉向上,蕉葉實心;龍身如蛇,龍爪如鐮;回紋單畫,樹稍出刺;仰覆蓮瓣互不相連,三道彎如意開光等等。這些特征在有關元青花的名著如葉佩蘭的《元代瓷器》、朱裕平的《元代青花瓷》中均有敘述。

18.jpg

元青花大罐紋飾表現出的布局繁滿、層次較多、仰覆蓮瓣互不相連等洛陽古瓷鑒藏博物館藏元青花高足碗表現出的“回紋單畫 ”、“蓮瓣象麥芒”、“碗足為竹節狀”等。

元青花的低檔仿品的紋飾一般都是畫技拙劣,照貓畫虎,有的甚至東拼西湊,不倫不類。例如,把明代弘治蓮瓣邊飾和清代龍畫在仿元青花器物上。這類低劣仿品容易識別,而高級仿品上的紋飾辨識就費事得多。高仿品的畫師大都經過美術專業訓練,有的還是陶瓷美術專業出身,仿繪元青花紋飾對他們來說是“小菜一碟”,照著原件臨摹,得心應手,甚或并無二致。

19.jpg

高仿元青花的紋飾仿真程度可分為幾種情況:第一,從紋飾內容看。圖案畫最容易仿繪,幾可亂真;山石、花卉、樹果以及動物也可以畫得十分嫻熟,真假難辨;人物畫最容易露出破綻,要么照圖摹描,行筆呆滯,缺少真品用筆恣意的流暢感;要么造型比例過分精確,表情異常豐富,充分暴露出現代美術師的人物素描功底。第二,從繪畫功力看。古代畫師雖然自幼學習,或投師,或家傳,但無論如何不可能具有現代素描、寫生素養。故而雖則熟練自如,卻缺乏準確之比例及透視關系。隨心點染,神韻張揚,不求工整準確,只要活潑生動。現代仿元青花器在紋飾繪畫方面恰恰沒有這種樸拙簡練、夸張傳神、意趣無窮的特點。諳熟這些畫技特點是辨贗識真的關鍵之一。因而,僅憑熟知書本上的理論和模式性的描述是不行的,只有長期反復地觀察實物標本和可靠的圖錄,方能從感性到理性,悟出其中的差異,練就明辨秋毫的眼力。

胎質、胎色

元青花的瓷質由于二元配方的運用雖然得到了優化,但仍受到當時原料加工水平的限制,胎質、胎色表現出以下的特征:

一是白而不細,制瓷原料優良但用水椎加工,手段比較落后;

二是粗而不松,胎土顆粒較粗但燒結緊密;

三是膩潤不干,胎泥經過陳腐工序,不但提高了可塑性,而且燒成后胎質滋潤;四是胎內多有微小洞隙。

下面圖為一些元青花瓷器底足及瓷片斷面元代麻倉土呈現的胎質、胎色

20.jpg

21.jpg

器形

過去古瓷鑒定家面對一件鑒定對象時,首先看它的造型對不對。但現代仿古瓷高手利用科技手段進行精密測試和反復試驗,已能完全掌握各種配方的胎泥的燒制收縮率, 從而使高仿品在造型上幾乎可以達到難辨真假的程度,所以,單憑觀察和對比器形已不能完全保證鑒定無誤了。我們一定要記住,古瓷鑒定是一門綜合性科學,要采取排除法從組成器物的所有要素上逐一鑒別。如果一件被稱之為“元青花”的器物在造型上元青花真品看不出差別,我們只能認為在造型上排除了一個疑點而已,還要再從其他方面鑒別真偽。藏品出手:liu13670053612

釉質、釉色

從釉質釉色上辨別元青花的真贗,主要從兩個方面入手:一是觀察釉汁的色澤。由于“至正型”元青花上所用的透明釉在配方成分、加工工藝上沒有留下準確資料,現代仿元青花器的透明釉只能從色感、質感上照貓畫虎地配制。因此絕大多數現代仿元青花透明釉釉色泛綠,在積釉處呈湖綠色而不是淺湖藍色。最近看到有極少數仿品的積釉處呈湖藍色,但又藍得太過,同真元青花透明釉兩相比較,便顯得極不自然。二是看釉中氣泡的疏密大小與層次分布,以便分辨出是柴窯燒制還是氣窯燒制?現代仿元青花多用氣窯燒制,窯溫易控制,窯內溫度均勻,氣氛好掌握,燒制成品率高。

元青花所罩的透明面釉是承襲宋代景德鎮影青釉而加改進的高溫石灰堿釉。由于含鐵量較高,釉色白中泛青,釉面不如明代永宣青花那樣肥潤,積釉處呈湖藍色。

制作工藝

真假元青花在工藝上的區別較大。

1,從器底的修削工藝特征鑒別。元代轆轤車轉速慢,大罐、梅瓶修足粗,刀痕寬但很自然;現代用電動快輪,轉速快,修足細,太規整。為了仿古,有的故意用寬刀深挖, 但刀痕太寬太深,又太過規整,很不自然。元代器底無論大小皆平切,然后側棱倒刀,圈足內墻皆外斜。瓶、罐一類大器不重修足,圈足較淺,足墻寬厚。現代仿品有的正面看頗能蒙人,翻看底面,修足滾圓,內墻直立,刀痕細勻,一看便知是電動轉盤作品。

2. 從接胎痕跡鑒別。接胎痕是古代制瓷工藝的弊病,元、明兩代凡需分段拼接之器多難避免,入清后隨制泥、成型及燒成工藝之進步逐漸克服,所以觀察接胎痕就成為鑒別真偽元青花的重要方法之一。現代制瓷所用的胎泥,配方比例科學,泥料顆粒細、密度大、間隙少、無氣孔,加之硬度適中,燒制溫度控制準確,除特大型器物因自身過重,燒成后往往也會出現接胎痕外,一般中小型拼接器已看不到接胎痕。元青花仿品中,有的器里器外都沒有接胎痕,不用再看,便知其假,因為它超越了當時的燒瓷水平。

3. 從施釉和釉斑鑒別。元代對器物施釉用的是蘸釉和刷釉的方法,大器如梅瓶、大罐等外部上釉用刷釉法。由于元代制瓷工藝中普遍對器底處理比較粗糙,施釉后器底往往粘釉,因此瓶、罐底部燒成后往往留下少量釉斑。現代仿品大都采用噴釉法, 底部無釉。為了制造假象,就人為涂抹假釉斑。真假釉斑的區別在于:真釉斑為器身刷釉后的底部粘留物,有的器物有,有的器物沒有。假釉斑往往很多,且大片存在,這就弄巧成拙,露出馬腳。真釉斑是在施釉工作臺面上隨機沾上的,多呈小片狀。假釉斑是刷涂的或點涂的,可明顯看出人為痕跡。

4. 從當時工藝習俗上鑒別。如元代高足杯、碗的高足是在利坯后用泥接,從中空的筒狀足底看進去,可以觀察到連接時擠壓出的一圈泥漿被燒結在杯、碗底部。明代永樂以后始用釉接,因此不用泥接的高足杯、碗肯定不是元代之物。當然現在已出現泥接工藝的仿品,收藏者不可不防。

傳統經驗鑒定方法最重視的是器物的造型和紋飾,其次是工藝和款識,最后才是胎釉和彩料。現代條件下使用目鑒方法時恐怕要打個顛倒才對,最要緊的是把住胎釉彩料關,因為人為因素越多的越容易提高水平,而屬自然界物質性的東西就不是制贗造假者隨心所欲而能為之的了。

22.jpg

從哲學上講,任何事物的仿制,包括現在時興的“克隆”,都只能逼真而絕不能變成真的。真贗無法辨識,只能說是在辨偽能力(即辨偽思維和辨偽方法)上落后于仿制水平。

(責任編輯:呂子)
澳门娱乐场网站大全,澳门娱乐场所,澳门娱乐场官,澳门娱乐场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