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中國書畫收藏頻道

網站公告:

當前位置:首頁 > 繪畫 > 書畫藝術鑒賞

朦朧的色彩大師博納爾,這一次將來到他所傾心的日本

2018年09月03日 10:11:00  來源:美訊網

皮埃爾·博納爾(Pierre Bonnard,1867-1947),19世紀末法國藝術家,“納比派”的創始人與代表畫家,近年來在法國越來越受到關注,2015年在奧賽美術館舉辦的博納爾展覽吸引了51萬人次,創造了歷史第二的紀錄,僅次于2014年梵高大展。

博納爾的畫給人朦朧的印象,呈現出不可思議的構圖和遠近感。9月26日開始,日本國立新美術館將與奧賽美術館攜手舉辦“皮埃爾·博納爾展”,多角度展示畫家的創作——對浮世繪的偏愛、素描與諷刺漫畫的才能、日常主題的陌生化處理、裝飾壁畫中的“理想國”和永不終結的“夏天”。

1.png

博納爾

博納爾所代表的納比派是一個風格濃烈的藝術派系。在色彩方面,它們深受印象派大師高更“加深色彩,簡化形式”的影響。他們無視常規透視,強調自我心靈關照的觀察方式,用濃烈的色彩創造一個更為詩意的世界。

2.jpg

《貓與女子,或索取餌食的貓》(局部),1912年前后,油彩、畫布,奧賽美術館。

傾倒于日本的納比派

皮埃爾·博納爾是印象派的后一代人,是受高更影響而形成的納比派的成員,創作了很多以纖細而奔放的阿拉伯式圖案和裝飾性主題為特征的作品。19世紀的巴黎,日本主義風行一時,納比派的畫家們也自1890年在巴黎的國立美術學校舉行的“日本版畫展”中受到了沖擊。博納爾喜愛日本美術,收藏了歌川國貞、歌川國芳、安藤廣重等人的浮世繪作品,積極將浮世繪美學吸收入自己的繪畫,以至于被評論家稱為“傾倒于日本的納比派”。納比派時期的作品《庭院里的女人們》的長條形畫面構圖令人聯想到浮世繪,平板的色調構成和遠近表現也都可見浮世繪的影響。此外,與同時代的象征主義戲劇相呼應,博納爾還在這一時期集中創作了描繪親密的室內情景的作品。

3.jpg

《燈下午餐》,1898年,油彩、貼于板上的厚紙,奧賽美術館。

4.jpg

《黃昏(門球比賽)》,1892年,油彩、畫布,奧賽美術館。

5.jpg

《庭院里的女人們》,1890-91年,色膠、貼在畫布上的紙(四件組裝飾畫板),奧賽美術館。

納比派時代的圖像藝術

從《法國香檳》——博納爾開啟藝術家職業生涯的契機——開始,博納爾早期也致力于創作石版畫形式的海報、書籍插畫和版畫集。特別是納坦遜兄弟創辦的《白色評論》雜志,成為了博納爾嘗試獨創性石版畫的舞臺。他不僅繪制雜志插畫,還制作海報,大膽的變形和出人意表的構圖非常醒目。此外,博納爾石版畫以即興式設計為代表的特征也表現在其油彩畫作中。以一聲“混賬東西”開頭的阿爾弗雷德·雅里的戲劇《愚比王》,以充滿諷刺性而又污穢的臺詞成為當時巨大的丑聞。博納爾受到戲劇演出的啟發,繪制了巧妙而灑脫的插畫,充分發揮了他作為素描家、諷刺漫畫家的才能。

6.jpg

《法國香檳》,1891年,多色印刷石版畫,川崎市市民博物館。

7.jpg

《白色評論》,1894年,多色印刷石版畫,三得利海報藏品(大阪新美術館建設籌備室寄存)。

8.jpg

《住院的愚比王》(安布魯瓦茲·沃拉爾),喬治·克萊公司,巴黎1917年出版,個人藏。

攝影

1890年代之初,博納爾購買了柯達的口袋相機,開始進行攝影工作。在別墅所在的勒格朗朗普,博納爾拍攝了歡快戲水的外甥們,以及家人們各自消閑的情態。博納爾還在戀人瑪爾特居住的巴黎郊外蒙特沃的家中,拍攝了許多裸體佇立在庭院草木叢中的瑪爾特的美麗照片。這些照片構圖沒有中心,或者焦點模糊,反而產生了活靈活現的效果。1893年,博納爾在巴黎街頭邂逅了自稱名為瑪爾特·德·梅里尼的少女。那時博納爾26歲,瑪爾特告訴他自己16歲。她身材纖小,藍色眼眸中帶有一點紫色,后來她成為了博納爾的戀人。為了方便一天要入浴數次的瑪爾特,博納爾晚年的家中設置有在當時極為奢侈的浴室。博納爾直到1925年兩人正式結婚時,才初次得知瑪爾特的真名和實際年齡(比博納爾年輕兩歲)。

9.jpg

《在勒格朗朗普的庭院中吸煙的皮埃爾·博納爾》,1906年前后,現代沖印,奧賽美術館。

10.jpg

《沐浴著陽光站著的瑪爾特》,1900-01年,現代沖印,奧賽美術館。

現代的水之精靈們

在博納爾的整個繪畫事業中,占有最重要地位的是眾多描繪裸女的作品。在壁紙、瓷磚、窗簾、絨毯、小擺設、鏡子等物品交織而成的多層室內空間中,博納爾筆下的女子們呈現出毫無防備的姿態。博納爾的終生伴侶瑪爾特、博納爾家的家庭醫生之妻露西安、瑪爾特的友人同時也是博納爾情人的露蕾妮·蒙沙蒂等眾多女性都曾做過博納爾的模特。她們的面龐在博納爾筆下顯得曖昧不明,有些作品無法確定模特是誰,或者帶有好幾位女子的特征。

11.jpg

《蹲在浴盆中的裸女》,1918年,油彩、畫布,奧賽美術館。

12.jpg

《化妝室,或玫瑰色的化妝室》,1914-21年,油彩、畫布,奧賽美術館。

室內與靜物“藝術作品——時間的靜止”

“親密感”這一主題,從博納爾還是納比派一員的1890年代起直到晚年,一直令他陶醉其中。乍一看是平凡無奇的室內,經過人工照明和獨特的框架結構,也彌漫著親密而又神秘的氛圍。通過熱烈的色彩,司空見慣的主題被改變為完全陌生的事物。博納爾持續觀察著日常生活的細微變化,認為將其固定在畫布上是一種“時間的靜止”。

13.jpg

《包廂》,1908年,油彩、畫布,奧賽美術館。

14.jpg

《勒卡內的餐廳》,1932年,油彩、畫布,奧賽美術館(勒卡內的博納爾美術館寄存)。

諾曼底和其他風景

博納爾沉醉于柔和日光中壯麗鋪展開來的諾曼底地區的自然風光。1912年,他在鄰近莫奈居所吉維爾尼的維爾農街買下了一座小房子,房屋建造在塞納河岸的斜坡上。在陽臺上可以望見水天環繞間的無限風光,那里的生活大大刺激了博納爾的創作欲。庭院里野生植物繁茂生長,重重疊疊的植物描繪出精巧的漸變。同時,在頻繁造訪的阿卡雄和特魯維爾,博納爾創作出情態豐富、空間開闊的海景畫。

15.jpg

《船上》,1907年,油彩、畫布,奧賽美術館。

16.jpg

《特魯維爾,海港出口》,1936-45年,油彩、畫布,奧賽美術館(法國國立近代美術館蓬皮杜中心寄存)。

17.jpg

《花朵盛開的杏樹》,1946-47年,油彩、畫布,奧賽美術館(法國國立近代美術館蓬皮杜中心寄存)。

永不終結的夏天

以畫家、裝飾家自居的博納爾著手制作了巨大的裝飾壁畫。他在壁畫中謳歌了生之喜悅,也可以見出想要以畫筆呈現“理想國”的創意。 1909年,他受畫家亨利·芒更之邀,首次前往法國南部的圣托洛佩長住,在寄給母親的信中,博納爾敘述了“充滿色彩的光影”交織而成的“一千零一夜”。此后,他每年都造訪藍色海岸,并于1926年購買了一座建造在勒卡內的山崗上、可以眺望地中海的房子。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博納爾居住在此,直到1947年去世,他一直在描繪充滿了閃耀色彩的、永不終結的“夏天”。

18.jpg

《戲水,或航行》,1906-10年,油彩、畫布,奧賽美術館。

博納爾還喜愛動物,曾經養過貓和四條狗。他一生中創作的2300余幅作品中,有700幅畫中出現了動物形象。儒勒·勒納爾《自然史》的插圖中,他以充滿活力的筆觸描繪了騾子、母雞、孔雀、鹿、兔子等各種各樣的動物。

19.jpg

《自然史》(儒勒·勒納爾),弗拉馬利翁出版社,巴黎,1904年,個人藏。

20.jpg

《白貓》,1894年,油彩、厚紙,奧賽美術館。

(責任編輯:呂子)
澳门娱乐场网站大全,澳门娱乐场所,澳门娱乐场官,澳门娱乐场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