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中國書畫收藏頻道

網站公告:

當前位置:首頁 > 繪畫 > 畫壇新銳

書法藝術的自我主體認知——讀任波濤行書作品

2016年08月13日 17:22:54  來源:美訊網

最近網絡上一再呼吁書法界要“清理”所謂“怪力亂神”之類靡靡之風的消息。其實,這些問題積冰甚久,非一日之寒,已成為影響中國書法繁榮發展的頑疾。究其原因,蓋在于價值理念和文化理念的多元化生態下彌漫于書界的浮躁心理,從而喪失藝術創作自我地位的緣故。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卻從任波濤的書法作品中讀出了一種對自我品性的堅守、自我評價的清醒和自我定位的明確。這對于像他這樣60年代末的青年書法家,十分難能可貴。
f.jpg

任波濤書法

如果說,上述議論還不免顯得抽象的話,那么,欣賞他的行書作品“云水禪心”,那行筆的流暢、結體的清瘦,都很自然地外化出作者追求一種“人在世俗中,心追云物外”的心靈琴曲。這就是說,書法藝術絕不單純是筆畫線條的排列布局,它在藝術抽象的高度承載著書家對人生價值的選擇和定位,是構成書法家藝術品味、藝術風格乃至藝術境界的哲學基礎。       任波濤是一位長期從事幼教工作的“園丁”,盡管后來“華麗轉身”而為教育行政工作者,然而,對于人的原初生態的親近,塑造人的靈魂早期架構的閱歷,使他對于藝術于人“適心”、“適行”之意義有著刻骨銘心的理解,并且成為拒絕浮躁、崇尚靜雅的一種文化自覺,從而構成他作品濃郁的“書卷氣”。
f1.jpg

任波濤書法
藝術創作是個人對于生活的審美表達,是自我與客觀世界的一種會話語言,是以自我為主導的創作過程。因此,對創作主體的自我認知是解決諸如傳統與現實、繼承與創新、時代與書體、呈現與再現等一系列問題的關鍵和樞紐。任波濤書法藝術所攜帶的“書卷氣”正是處理這些關系的思維結晶。

首先,是對于傳統的主體選擇。我們從作品“含章可貞”、“靜待花開”中,可以捕捉到諸多先賢用筆賦墨、結體布局的信息,有二王的瀟灑,含顏體捻轉的端莊,蘊柳體的骨感,其中鋒筆勢昭然無礙。而作品“心如止水”,其筆法中暗含了對近代書家愛新覺羅·溥杰的某些書風的汲取。這種吸納和擷取的學術意義我們尚可討論,然而,其對于傳統的主體認知是明確的。這就是“囊括萬殊,裁為一相”,所謂“履不必同,期于適足”,一切以“我”為主體,而非“邯鄲學步,亦步亦趨”,最后丟失自我。這說明,他對于書法承繼之精髓有著理性的把握,即繼承的是中國書法的傳統精神而豐富的是自我的藝術觀,這在理論層面是一種本質的傳承。只要到唐昭陵博物館去觀瞻唐代大書法家歐陽詢、褚遂良、馮承素等所臨之《蘭亭序》,雖本于一帖卻風格各異,其間融入了書家讀帖的體味、悟帖的理解和摹帖的興味。波濤所殷殷以求的,正是這條“法師漢魏見精神”的發展里路。誠如有書論家所言:“如果是已具有強烈個人風格的書家,臨摹中不可避免地會流露出自己的個性痕跡,這才是真正的意臨”,“從規矩走向自由,由形似而及神似,這是藝術成長的規律。”當然,這絕不意味著臨帖可以“任情狂狷”,離開“母本”,浮躁張揚,任何自由都是在“法度”范圍內的自由。
f3.jpg

任波濤書法

如何對待時代與個性的關系,是賞讀任波濤書法作品遇到的第二個問題。所謂“書隨時代”,不僅指書法藝術對“文變染乎世情,興廢關乎時序”的能動反映,更表現在書法家個人對于書法藝術之求變創新的美學感知。它既是內容與形式的有機統一,又是作品與人品的表里相應,更是“心”與“性”的美學凝結。目前書壇之所以審美主義泛濫,審美精神式微,審美自覺弱化,都是因為不能理性地看待以上三個層面的關系,因此,主體被淹沒在媚俗的熙攘紛擾中,個性被消解在粗俗的浮名躁欲中,情趣被誤導進恢詭譎怪的變異中。有感于對這種自我迷失的文化現象的憂患,任波濤對于自己書法藝術的審美精神承載有著明晰的主體意識。我十分欣賞他的行書作品。書杜牧《山行》,整件作品以墨載“靜”,節奏舒緩;以線行氣,收放有度;以章承意,布局疏朗。既再現了詩人沉醉于嫩寒丹楓、著意于白云禪心的淡遠情懷,更呈現了書者“鬧中取靜”的美學理念,生動地體現了“理”、“心”、“性”的融合與互動。它“循理而作”,提頓有序,輕重有致;它“中得心源”,道法自然,將詩境“天人合一”的情緒拿捏得恰到好處;它“率性而為”,保持了一直以來的中鋒用筆、柔中藏剛的個人情趣。與此形成異曲同工之妙的,還有書王維“行到水窮處,坐看云起時”等。在我看來,作品的時代追求還在于提倡一種“中和”、“禪定”、“和諧”的審美精神。“鼓勵良心的影像作品,總是與特定的歷史環境聯系在一起”,這是美國著名評論家對影像作品與時代關系的論述,用來評價任波濤的書法作品,同樣有著現實的理論意義。
f4.jpg

任波濤書法

沈從文先生認為:“字外至少要有文字功、文學功、史地功。”近來,波濤將他書寫的新作品拿給我看,我從“智者常樂”、“臥石聽泉”等作品中感受到書家對儒家“修身”、“養性”學說的參悟;從“漢武雄風”領略到作者穿越歷史風云、把握“中國精神”的文化底蘊。諸此,不難看出書家于“字外”所掘較深、所涉較廣、所探尤微的功夫。

“人到無求品自高”,這是波濤的一件最新書法作品,他無疑是作者人生觀的藝術呈現,也是書家的人格坐標。波濤已經在書法藝術的道路上走出了一條通往未來的“滄桑正道”,正步入中年的他沿著這條路“自強不息”、“厚德載物”,必會有更加精彩的作品呈獻給讀者。
任波濤藝術簡歷
f5.jpg

任波濤近影

任波濤,男,漢族,1969年11月出生,陜西省興平市人,研究生學歷。中國文人書法家協會理事、中國宋莊藝術品交易網執行副主席、西南將軍書畫院理事、陜西秦風書畫院名譽主席、陜西書法家協會會員。毛筆書法自成一體,風格沉穩大氣、干凈利落。在《青年文摘》、《藝術主流》、《中國書畫鑒藏》、《收藏快報》等刊物上發表書法、散文作品150余(幅)篇。先后被授于“百名中國書畫名家”、“國家文化傳承人物”及“中法人民最喜愛的藝術家”等榮譽稱號。作品曾在人民大會堂、北京上上國際美術館、山東青州美術館及日、韓、新、法等國展出,多幅作品被官方機構作為禮品贈送日本、韓國、英國、法國、新西蘭、迪拜、柬埔寨、臺灣、澳門等國家和地區政要。出版《走進書畫家叢書》(合作)。個人簡歷入編《中國書畫辭典》、《中國收藏》、《中國詩書畫檔案》及《陜西文化名人大辭典》等。被央視書畫頻道及中國書法網、西部新聞網、鳳凰網、光明網、騰訊網、新浪網、中國網、今日頭條等200多家媒體報道過。

(本文作者楊煥亭 系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咸陽師范學院兼職教授、原咸陽市作家協會主席)

                                            2016年8月9日于咸陽

(責任編輯:林聰聰)
澳门娱乐场网站大全,澳门娱乐场所,澳门娱乐场官,澳门娱乐场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