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中國書畫收藏頻道

網站公告:

當前位置:首頁 > 繪畫 > 百家爭鳴

西沐:應歷史、客觀地看待青州書畫市場

2015年05月27日 13:57:17  來源:中國書畫收藏頻道

記者:是一種交易模式嗎?

西沐:實際上交易模式是什么呢?交易模式不僅僅是怎么樣交易,怎么樣交易的問題,其實全國很多地方都是差不多的。一開始就是畫家“走穴”,后來有畫廊經營,再到后來有一些藝術區、有專門畫廊去經營,很多地方書畫藝術品交易基本上走的都是這種模式,大同小異,最關鍵的是這種交易模式本身所形成的支撐力量,制度也好,文化也好,以及整個消費能力的聚合力,這是模式形成和發展的一個根基,這個根基最核心的還是團隊,這個團隊有核心競爭力,這個核心競爭力就是他們的學習能力和他們對市場前瞻性的把握能力。這是他們不斷向前走,不斷能夠聚合社會資本的一個前提,也是別的地方沒有的。

交易模式的形成是有一些前提的,關鍵是交易模式怎么樣能夠更有效率,怎么樣成本更低,怎么樣讓人得到收益,這是最核心的,而不是交易本身。同樣一個模式,不同人做效果是不一樣的,一個優秀的團隊可能把一個差企業經營得很好,一個很差的團隊經營一個很好的企業,可能幾天就倒閉了。模式的發展也是這樣。

記者:這種模式發展到今天,規模這么大了,資本進入這么多,體量大了,還能持續發展下去嗎?

西沐:資源聚合到一定程度,傳統模式本身遇到的一個最大的問題就是書畫藝術品的流轉問題。圈子越聚越大,交易量越來越大,書畫藝術品如何流轉?一個是圈內流轉,一個是圈內和圈外如何流轉?我一直有一個觀點,即實現藝術品,或者藝術資源的資產化、金融化,這是一個出口。當然在這個過程中,如何把品牌做大也是很重要的。目前青州書畫交易市場品牌叫得很響的畫廊好像沒有,應該做大做強幾個,比如說十大畫廊,在全國甚至在世界上都有名,這完全可以做到。另外,在這個過程中最根本的是要做好書畫藝術品的流轉,把書畫藝術品資源資產化、金融化,建設一個綜合化服務平臺,形成一種藝術品金融資產,這樣支撐市場的就不僅僅是一些小畫廊小畫商,而是由金融資本共同來支撐,實現書畫藝術品在更大范圍、跟大平臺下的的金融資產流轉,這才是打破小圈子的一個缺口。現在青州書畫市場大都是在特定的圈子里邊流轉,對市場變化的敏感性非常強,受市場波動的影響很大。一旦金融資本進入書畫市場以后,這個市場的規模與范圍便可以迅速擴大,遇到問題的時候,市場的承受力與支撐點會強很多、會增加很多。

記者:就是從小圈到大圈,把書畫藝術品當作一種金融資產的性質。

西沐:讓書畫從小圈進入到大圈,打通圈內和圈外的交流,把書畫變成一種資產、一種金融資產。但書畫不是貨幣,起碼現在還很難以變成貨幣資產。就目前情況來看,書畫是什么?就是一種商品,它目前只能是商品交換,并且是一種點對點的買賣。當然也有一些嘗試,用書畫藝術品進行銀行貸款,這對書畫市場的支撐是很大的,也證明了有這么做的必要性。現在比如說濰坊銀行、青州農商行,都有幾個億的資金投入到書畫市場里來,對書畫市場的推動是很大的。再往前走一步,青州將來可以建成一個書畫及其資源的資產化綜合化服務平臺,那就可能把全國全世界的相關資源都聚合過來,尤其是金融體系與資本會進來,建成一個資產化、金融化的綜合化服務平臺,那書畫藝術品流轉就會進一步變成資產或是金融資產的流轉,那么,藝術品的流轉就會自如很多。下一步青州應該圍繞書畫資源的這種資產化、金融化建構綜合化服務平臺,把市場進一步做大,進一步提升書畫產業的層次,聚合更多的資源。在這里,提到一個模式重塑的問題,很多畫廊發展到一定規模的時候,都會面臨這么一個糾結和困惑,怎么樣轉型?我認為就是圍繞資產化、金融化建綜合化服務平臺,聚合更多的資源,包括金融資源、社會資源,也包括一些產業支撐體系,來提供更多的服務和產品給投資者,這樣市場才能進一步做大,這是必由之路。

記者:您提到的藝術品金融,提到的濰坊銀行做的藝術品金融實踐,能否給我們介紹一下?

西沐:濰坊銀行實際上是國內最早涉足藝術品金融的正規的銀行,最重要的是做到常態化了,即濰坊銀行將藝術品質押貸款業務做成了系統化、常態化的銀行業務。關于藝術品質押融資還專門成立了由我主持的課題組進行了研究,出版了專著,是在2013年以前做的。后來又做了藝術品集保,再到后來做中國藝術金融數據庫及其應用,目前基本上都已經上線進行服務了。

作為常態化的業務,濰坊銀行對于藝術品金融建立了一個預收購機制,即通過預收購機制來結構化風險。銀行先建立起一個預收購人池,里面有很多預收購人(機構),這些人(機構)對書畫藝術品有著極深的造詣,在書畫藝術品鑒定、評估等方面都是最頂級的專家,并且有收購書畫藝術品的意愿和財力。書畫藝術品所有者(需要資金)、銀行(出資方)、預收購人三者構成一個穩定的三角關系。畫廊(或任何書畫藝術品所有者)需要向銀行貸款了,出示所擁有的書畫作品,銀行根據不同的作品從預收購人池中選擇對此作品有研究、有經營的預收購人,征求預收購人的意見,對此作品有收購意向的預收購人會對作品的真偽、流通價值作出判定,并且簽訂預收購合同,然后銀行一般按照流通價值的50%發放貸款。如果到時間借款人還不上貸款,預收購方就按這個價格收購作品。這種機制解決了銀行對于書畫藝術品的評估、鑒定等問題,化解了銀行的風險。也就是,銀行做銀行擅長的事,預收購方做書畫藝術品運營商擅長的事,畫廊也拿到了想要的資金。濰坊銀行的藝術品質押融資業務就是以預收購機制為基礎建立起來的金融產品,因為設計合理,從2009年開始發放貸款到現在沒有一筆呆壞賬。當然,由于藝術品貸款額度占銀行貸款額度的比例非常小,連1%都占不到,那種“青州書畫市場崩盤以后,濰坊銀行要破產”的論斷是不成立的,因為它不是系統風險。

記者:有人質疑,青州畫廊基本上都有貸款,少的可能三五十萬元,多的上百萬元,甚至上千萬元。我調查了一下,上千萬元的比較少,但是有幾百萬元貸款的畫廊還是比較多的,這對于青州畫廊來說是不是一種壓力?所以,對于青州濰坊的畫廊發展來說,金融的介入是必定的。

西沐:金融的介入確實是必定的,而且介入的規模會越來越大。金融的風險金融機構會做好,為什么這么多金融機構才有這么一兩家介入書畫藝術品行業呢?說明大家對藝術品金融的風險還是有充分認識的。別的金融機構沒有涉足此領域,是因為他們沒有相應的人才,沒找到相應的機制,不敢做。金融機構對于風險的評估,對于風險的把握,是極其嚴的。

記者:對于在青州建立書畫城您怎么看?

西沐:具體的不是很了解,只是感覺如果在機制、模式上沒有大的創新,單純地通過體量、規模膨脹的這種做法本身是存在一定風險的,因此提出來要重塑模式,在機制創新上要做文章,在平臺建設上要做文章。可以說,青州書畫市場面臨發展的瓶頸了,如何突破瓶頸,需要政府和市場共同來面對。或者說,作為一種產業,政策的投入已不可或缺。

(責任編輯:易笑薇)
澳门娱乐场网站大全,澳门娱乐场所,澳门娱乐场官,澳门娱乐场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