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中國書畫收藏頻道

網站公告:

當前位置:首頁 > 繪畫 > 百家爭鳴

認識何水法花鳥畫教學理念的幾大坐標

2015年04月20日 11:47:52  來源:中國書畫收藏頻道

挪威、丹麥、瑞典、瑞士等國以及亞洲的日、韓等諸國,考察各國的藝術概況,深切感到藝術文化的相通相融之處。對畫家來說,讀萬卷書和行萬里路應是并行不悖的。這其中,也包括每天的實踐練習。因為一天不練自己知道,兩天不練別人知道,萬不可讓一日閑過。何老師說,看好作品和老師示范時要用心,用心看與不用心看是完全不一樣的。他現在閉著眼晴都能看到老先生怎么入筆,怎么收筆。這就是區別。有些畫家只是為看而看,而不去思索老師為什么要這樣布白、落墨、用筆、蓋章、題款、位置、結構等一系列問題。假如這樣的話,即使看百遍、千遍,也不會有任何的進步。

處在當下的時代背景之下,追求充滿朝氣、正氣、大氣以及在畫面上體現健康向上、和煦陽光的心態,而不是頹廢、消極的東西,是大勢所趨,也是時代的要求。俗話說“胸中有大氣,畫里藏乾坤”。而要做到這一點,需要畫家眼力、筆力、手力等相適相應,并從取法、技法、道法等不同層面上心手相依,營造藝術作品的感染力和沖擊力,體現作品的時代性。

總之,跟隨在何老師身邊的每個日子里,我是用心在傾聽他的一言一語,用眼在觀察他的一言一行。毋庸置疑,這一切還遠遠不夠,也只是記錄一點皮毛而已。因為他思想的閃光點很多,有些還來不及吸收、細化。如他所總結的“一塊石頭兩根草三枝老桿”理論,對當代花鳥畫家應是很有啟發的。他認為,只要把這三樣東西畫好了,花鳥畫的“造險、破險、取勢、造勢”等均包括在里面了;又如他對宋人工筆花鳥畫線條斷續之趣的理解也是很獨特的。在他看來,宋人花鳥畫的線條是活的、有思想的,是寫出來的,具有意趣和活力,而不是刻板造作的;再者,對“筆酣墨飽”一詞的理解也頗有見地。在他筆下,化與不化不在于水份的多少,而在于速度。速度快、水份多與速度慢、水份少是一樣的。強調用筆一定要變化多端,輕重不一,快慢有序,并要掌握節奏,注意火候;還有他的出梢、回筆等理論都有與眾不同的地方。在何老師的每幅作品中,出梢可以說都是神來之筆,是點睛之處。回筆說法則體現了他對書法用筆的廣收博采,也反襯出他在花鳥畫創作中游刃有余的駕馭能力。特別是他所說的“藝術是自然的流露,隨意的才是藝術”、“從藝先立德”等言論在新時代下更是閃爍著智慧的火花。

乙未年4月于三境廬

自2013年何水法先生在抱華樓國畫研究院開設春季和秋季“中國花鳥畫寫生創作班”授徒以來,我就一直跟隨著老師,充分領略了老師的教學理念和教學思想;同時,作為何水法先生受聘中國藝術研究院博士生導師后招收的第一位花鳥畫研究方向的實踐類博士生,我一直非常認真地記錄著導師上課的點點滴滴:從引言開始到分析到示范到總結。之所以用“坐標”這一詞匯,是因為真切地感受到何老師是站在中國文化傳統的根基上來審視當下的中國畫教學的,是站在中西文化的交匯點上來傳播中國畫的教學理念的。這種經緯交錯的方法,不就是“坐標”嗎?對“坐標”一詞的解釋,可謂多樣:數學上,坐標的實質是有序數對;平面上,則用來表示某個點的絕對位置;延伸到游戲中,用來表示游戲事物的平面位置;地理學上,坐標是確定位置關系的數據值集合。那么,在藝術教學上,坐標就是開啟藝術心靈之門的樞紐。

一、傳統的坐標

何水法認為應從兩方面來認識傳統:一是為什么要學習傳統、繼承傳統?這是認識論的問題。因為中國畫的學習不可能是空穴來風。它需要在源頭活水的基礎上探索前進。而這個源頭活水就是傳統,尤其是歷代留下的經典畫作。像兩宋花鳥、徐渭、陳洪綬、八大、石濤、揚州八怪、任伯年等,都是值得每一個后學者細細品味的。當然,這里面的學習,也是要有所選擇的。有些畫作適合做臨本,有些則只能欣賞;

二是如何學習傳統、繼承傳統?這是方法論的問題。換句話說,就是如何有效地臨摹?諸如構圖、筆墨、線條、色彩、章法等,每一個細節都不能放過。何老師反復強調臨摹一定要完全尊重原作的精神和韻味,盡量做到和原作同比例,這樣才能學到里面的精髓。要知道,每一幅作品中的每一個物象安排都是有呼應關系的。臨之前一定要搞清楚來龍去脈,要認真分析、研究,盡可能臨得范本神韻,不能看一筆畫一筆。

中國畫的臨摹可分為三類:對臨、背臨和意臨。所謂對臨,就是要非常忠實于臨本,對臨本的每一部分都要細細深究;而背臨,則是盡量還原臨本的本來面目,但可以有自己的理解和主張;而意臨,則是師古人之意。也就是要抓住臨本最核心的部分,再加上自己的主觀理解,完成臨摹中的二次創作。這三者的關系是層層遞進的。只有不斷地學習傳統、研究傳統,腦子里積累的東西才會越來越豐厚。當然,學習傳統,一定要“取法乎上”。所謂“取法乎上”,廣義而言,是指效法于精湛、高超的學識、技藝等,常與“僅得其中”連用,意謂效法上等的,也只能得到中等的,即做事要高標準嚴要求。語出唐太宗《帝范》卷四:“取法于上,僅得為中,取法于中,故為其下。”以及南宋詩論家嚴羽《滄浪詩話》:“學其上,僅得其中;學其中,斯為下矣。”狹義而言,就是在學習國畫的傳統中,眼界一定要高。陸維釗先生曾說過,學習書法只能從唐以前的臨本入手,唐以后的斷不可學。何老師也曾就書法問題請教過沙孟海先生。沙老告訴他,學宋徽宗的瘦金體,你充其量是宋徽宗的學生;而宋徽宗是學唐朝薛曜的,如果你直接學薛曜,那么你就是與徽宗同學。鑒于此,何老師強調一定要深挖“源頭”,唯有源頭活水來。

二、自然的坐標

何老師非常重視到大自然中去寫生,其足跡不但北到黑龍江,南到海南、臺灣,還曾經十二次到菏澤寫生牡丹,光牡丹的寫生畫稿就有上千張,而且涉足歐洲、非洲和澳大利亞,異國花卉也常記錄在其寫生本中。他常說,風晴雨露下的花和旦夕朝至間的草都有不同情態的美,需要學畫者去觀察、去捕捉。只有目識心記、手動眼觀大自然中的一花一草、一樹一石,在下筆作畫時才能信手拈來。他認為寫生是畫家與生活的對話。自然界中自生自滅的野趣之花富有生活氣息,是絕好的素材。

那么,怎樣寫生?何老師提出了四字訣:取、舍、借、變。取,就是要選取有氣勢、有代表性的事物來入畫。有道是“觸目橫斜千萬朵,賞心只有兩三枝”,要取得合情合理;舍,就是要舍棄不必要的細枝末節,放棄沒有生命力的啰哩啰嗦的東西,要舍得毫無懸念;借,就是要懂得匠心獨用的原則,處理好借和讓的關系。在寫生時,一定要靈活,要邊畫邊組織畫面,一方面使形盡量漂亮、正確,另一方面要追求章法上的合理,如疏密、空間、前后、節奏等。深究下,一幅好的寫生稿其實就是完美的藝術品;變,則是變通、變化之意。寫生起筆時,要先畫主要的。一般而言,寫生一朵花時,要從最靠近花蕊的地方畫起,然后一點點往外擴展。等花畫好后,再畫葉子、枝干;而寫生一叢花時,也是要分層組織畫面的。由一朵到兩朵三朵,由一組葉子穿插到另一組葉子,由前面的葉子轉換到后面的葉子,一層層外拓。藝術的東西一定要做到隨機應變,而不是墨守成規。

何老師告誡學生千萬不要小看寫生,要抓住所有機會去向大自然學習。每年都應該有選擇地去重點突破一兩種花卉。如今年畫櫻花,明年畫荷花,后年畫牡丹等,要有計劃性,要下苦功夫,廢寢忘食,分秒必爭。一種花木,看一遍肯定是不行的,要反復去看,觀察其生長習性。何老師笑稱自己看花就像去看老朋友,花看我,我看花,物我兩忘。這里面就包含了一個情感問題。其實每一種花都是懂感情的,都有自己的花言花語,就看你是否真心地去與其交流。

寫生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不論是工筆方法寫生還是意筆方法寫生,線條均應松動,千萬不能筆筆碰牢,否則就會顯得呆板、凝滯。中國畫所主張的“以形寫神”,實際上是強調了師造化的必要性,因為神是通過形表現出來的,沒形也就無神。我們在觀畫時,為什么有的畫給人的感覺很有神韻,有的卻毫無韻味?很大原因就是畫面中的形沒有表現到位。雖說“以形寫神”,神是主要的,形是次要的,但形是基石,所以從某種角度來說形更重要。

三、時代的坐標

“畫家要有與時俱進的精神”,這是何老師一貫主張的重要論點之一,而他自己也是這樣身體力行地去實踐的。在他看來,畫家到最后是畫思想,而不是單純的筆墨。但由于每個畫家所處的時代特色、社會環境、生活習俗、性格特征、文化修養、家庭背景等不同,導致有的畫家一下筆就俗不可耐,有的畫家一下筆就高古雅致,藝術的東西差就差那么一點點。而這一點點,需要窮畢生精力而為之,需要在不停地鉆研、探討、切磋中頓悟,方能實現“鳳凰涅槃”。

對每個畫家而言,放眼世界,站在東西方優秀文化的交匯點上去吸收、感受、了解世界各國的藝術特色,是開闊眼界、提高自身素養的主要途徑之一。雖然東西方文化的背景不一樣,但總體規律和藝術追求是一致的,所產生的藝術效果和共鳴也是一致的。

文/李采姣(寧波大學藝術學院教授、中國藝術研究院博士、寧波市美協副主席)

(責任編輯:易笑薇)
澳门娱乐场网站大全,澳门娱乐场所,澳门娱乐场官,澳门娱乐场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