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中國書畫收藏頻道

網站公告:

當前位置:首頁 > 攝影 > 攝影資訊

關于你看不到的世界:盲人攝影

2018年08月25日 10:01:18  來源:美訊網

這個世界上總有許許多多,令人感覺意料之外卻又在情理之中的事情,翻開《失明的攝影師》便是其中之一。

書名的六個大字看上去就充滿了違和感:失明的人如何成為能攝影師,一個全憑眼睛去瞄取景框的工種,似乎是全世界最不適合盲人去嘗試的了。

我相信對盲人來說,敏銳的聽覺能讓他們精于音樂鑒賞,精準的嗅覺能讓他們擅長美食品嘗,但攝影——按下快門的那一刻,他們是如何知道自己面對著怎樣的風景與模特呢?

“對陳詞濫調與先入之見,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去挑戰它們。《失明的攝影師》正是這么做的。它打破了雙方的障礙,展現了當我們摒棄懷疑、大膽追逐夢想時所能取得的成果。圖像不只能被眼睛看到,也可以通過心靈獲取。”

一頁頁翻過書里頗具視覺沖擊力的攝影作品,我才相信這段話所言非虛。如果說視覺的缺失是盲人攝影師無法抉擇的短板,那這塊短板或許真的可以意外顯露出不曾被人窺視到的內心世界。

那些大塊的色彩沖撞,刁鉆的光影互動,乃至這些特殊攝像師捕捉到的奇妙而生動的人物表情,絕不是無意識的填鴨拼湊,那里面包含的幽微心事,理應被更多人看到。

1.jpg

△艾麗西亞·梅倫德斯,《無題》,墨西哥,2012-2014

2.jpg

△何塞·曼紐爾·帕切科,《無題》,墨西哥,2006

取景框、閃光燈、光圈、快門速度、曝光度、白平衡……在攝影的世界里,有太多值得深入探討的技巧,但對這些失明的攝影師來說,藝術創作,能突破一切條條框框的,是對自我表達和與世界交流的渴望。

-壹-

構圖:我的世界無需四平八穩

相機是一種視覺輔助手段,借助這項技術,盲人攝影師得以向他人展示來自他們意識的創造。在擺脫用視覺勾勒現實的束縛之后,盲人攝影師可以真正放飛自己的想象力,與任何一個與眾不同的瞬間共情,只要他們自己愿意。

他們可以用鏡頭肆無忌憚地去注視:占滿屏幕二分之一的一顆碩大的紅蘋果,一雙擺放在地上卻與視線平齊的破舊皮鞋,傾斜的墻面或者是歪曲的街道……

是怪異驚詫,也是奇思妙想,畫面兀自出現的一剎那,足以在觀眾的視網膜上留下一簇“偶然的火花”。

3.jpg

△阿爾貝托·洛蘭卡,《無題》,墨西哥,2012

4.jpg

△艾麗西亞·梅倫德斯,《無題》,墨西哥,2012-2014

這種照片中的“偶然的火花”就是羅蘭·巴特在其杰作《明室》中所說的:“刺痛我、穿透我”的“刺點(punctum)”,正是毫無意識的細節打破了攝影師和諧的構圖。

無論多么講究,構圖始終是一瞬間的結果,盡管(通常情況下)這一瞬間可能經過精心準備。

為了“決定性瞬間”,攝影師要長久等待,要親自擺放好靜物畫般的場景,甚至要預見拍攝一張有意義有價值的照片所需的情境,攝影師的這種預設興趣與拍攝意圖被羅蘭·巴特稱為“意趣(studium)”。

同其他攝影師一樣,盲人攝影師也無法預知“偶然的火花”或者“尖銳的刺痛”會發生在何處。但是,他們知道自己拍攝的每一張照片都具有這一可能性,同時,他們的每一次嘗試都不可避免地受一瞬間的環境與運氣左右,而失去的視覺也是組成那一瞬間的元素。

取景框里橫平豎直的輔助線,0.618的黃金分割比例,如何透視,如何對照,如何遠近相映虛實相生,這都不是盲人攝像師所關注的重點。構圖于他們而言,是等待心臟出現沖動的過程,更是一個躍躍欲試期盼著“刺點”降臨的機遇。

-貳-

光影:光,是閉上眼也能觸碰的溫度

盲人攝影師阿爾貝托·洛蘭卡說:“我能分辨明暗,拍照時,我會格外注意光線,并利用三角定位計算所需的光。

我回憶起上過的解析幾何課,想到如果參照地板和拍攝對象去放置相機,便能估算出拍照的最佳角度,這應該能幫到我。簡而言之,我用計算推測出你們不需要數學運算也能看到的東西,我想結果還不錯。”

5.jpg

△阿爾貝托•洛蘭卡,《無題》,墨西哥,2011-2012

認真翻閱了他的攝影作品,的確有非常不俗的光影表現力,明暗對比得恰到好處,照片里形成了有獨特氛圍的小小天地——安靜、和諧、又有神奇的戲劇感。

當然,有人是天生失明,完全感知不到外界的任何畫面,但也有人視覺受損不至最嚴重,仍然可以獲得光線變換所帶來的身體感受。

有光的地方,有溫度,有活力,有暖洋洋的、不同規模的喧囂;與之相反,暗處則是冷寂的、靜止的、帶有謎一般的未知魅力和深沉氛圍。如果充分調動身體的各項機能,用皮膚去觸摸,用耳朵去聽,用鼻子去嗅,光影的運用并不是一件不可能辦到的事情。

-叁-

出片:海底撈珠,天賦與刻苦的雙重力量

盲人攝影師是一副軀體、一個頭腦與一個目的或渴望的組合;在生活中,他們與其他人,包括視力健全的人和盲人,以及世上其他各種事物有著復雜的關系。

與其他任何攝影師一樣,他們也會尋求他人的幫助和建議:幫忙調整相機,擺放物品,用簡單的機械捕捉稍縱即逝的影像。

視力健全的觀者會如何詮釋這些照片?這取決于他們的個人反應,就像對其他任何照片一樣。

通過與觀者的不斷交流,一張照片在照片海洋中的意義、作用和價值慢慢浮現。盲人攝影師與其他攝影師拍攝的方式并無二致。

6.jpg

△克里斯蒂安·隆巴爾迪

《哈維爾教桑蒂拍照》,玻利維亞,2012

「一個男人在微笑。一位專注的老師把相機穩穩地放在他手中:一位攝影師即將開始他的工作。一個世界等待著被復制;一個時刻渴望著被救贖;一位盲人將給視力完好的人一點好看!這種心情,和那雙握著他的手,是他微笑的原因。」

7.jpg

△米克爾·史密森,英國,2009

《坦維爾·布什與影像聲音(PhotoVoice)機構的馬特·拉森-道》

「由簡單的運動、展示或努力帶來的愉悅;在(縫紉、儀式舞蹈)過程中被注視的喜悅;總能注意到記錄者——即攝影師本身——存在的眼睛:這些都是坦維爾·布什“關注藝術”的主題」

拍照這個動作本身而言并沒有任何難度,只要能摸到快門按鈕,就可以果斷按下。但我們不難想象,這些美麗的藝術作品背后,是盲人攝影師無數次的嘗試和自我訓練,是他們無數次的與同一個拍攝對象進行交流、對峙、或者靜靜陪伴。

好在膠卷時代之后,有數碼時代的到來能減輕一些廢片消耗的代價,不過這個去粗取精的出片過程必然少不了大量且重復的辛勤勞動——對盲人攝影師是如此,對他們身邊的助手和拍攝對象亦然。

只有天賦與刻苦雙重力量一起作用,才能將攝影師們的抽象心緒轉化為具體可觀的畫面。

從這些照片中,我們能真切地感受到,攝影師在拍照之前用手或心充分地體驗過這些畫面中的情景,而不是從持續的、帶有表演性質的生活影像中取巧地抽取冰冷的一幀,同其他時刻毫無分別。

8.jpg

△亞倫•拉莫斯,《無題》,墨西哥,2010-2015

9.jpg

△帕米拉·馬丁內斯,《無題》,墨西哥,2012

10.jpg

△葉夫根•巴夫卡爾,《無題》,拍攝時間與地點不詳

好在,現在我們擁有了一本制作精良的《失明的攝影師》,有機會看到了盲人們拍攝的照片:

「青草為春天散發的芳香,窗簾邊帶刺花束的形狀,西瓜清涼甜膩的味道,一只破碗無論如何都無法復原的悲傷,那些眼睛看不到的東西,都被好好地收藏了起來;

我們也聽到了盲人的聲音:黑暗不只一種,光會以各異的方式滲入眼睛,他們能隨之感受到變幻的色彩、溫柔的光屑、細如飛蛾的翅翼,甚或超然于光影之外的一切;

感官不只一種,即使看不見,也能去聞、去觸、去聽、去嘗、去感受迎面而來的人類世界。」

要知道,溫柔地捕捉一個時刻,需要的不一定是貪婪的目光。

11.jpg

讓我們在盲人攝影師的帶領之下,

找到觀看世界的另一種方式。

●你最喜歡文中的哪幅攝影作品,以及你的理由?

請在評論區留言,我們將綜合留言質量和熱度選出1位書友,贈送新經典好書一本。

限時折扣,下單贈禮券

《失明的攝影師》

朱利安·羅森斯坦、坎迪亞·麥克威廉、梅爾·古丁 著

完成本書的失明攝影師來自全世界眾多國家,他們中的很多人同屬一個名為“感覺之眼”的盲人教育機構。感謝他們的精彩攝影和感人文字,是看不見的他們,讓我們得以重新感覺這個世界。

(責任編輯:呂子)
澳门娱乐场网站大全,澳门娱乐场所,澳门娱乐场官,澳门娱乐场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