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中國書畫收藏頻道

網站公告:

當前位置:首頁 > 歷代書畫家 > 

趙孟堅

2015年05月04日 10:28:20  來源:中國書畫收藏頻道

趙孟堅南宋宗室,宋太祖十一世孫。生于慶元五年(1199),卒于景定五年(1264),一說卒于咸淳三年(1267)。字子固,號彞齋居士,浙江湖州人。

家境清寒,初以父蔭入仕,理宗寶慶二年(1226)中進士,授集賢殿修撰,曾任湖州掾、轉運司幕、諸暨知縣、提轄左帑,官至朝散大夫、嚴州守(即嚴州知府)。時嚴州饑荒,發廩賑贍,活民5萬余戶。景定初,遷翰林學士承旨。不久罷歸。曾一度做過右丞相賈似道幕僚。后宋亡,趙孟堅入元以后,不樂仕進,隱居州之廣陳鎮(今海鹽縣)。“公(趙孟堅)從弟子昂(趙孟頫)自苕來訪公,閉門不納。夫人勸公,始令從后門入。坐定,第問:‘弁山笠澤近來佳否?’子昂曰:‘佳。’公曰:‘弟奈山澤佳何!’子昂退,使人濯坐具。”元成宗元貞元年卒。謚文簡,墓在今平湖市廣陳鎮北輦字圩,俗稱“王墳”,1960年5月列為平湖縣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趙孟堅年輕時就喜歡書畫,明朱存理《鐵網珊瑚》載:“(趙)子固以諸王孫負晉宋間標韻,少游戲翰墨,愛竹蕙蘭,率以筆硯自隨。”再加上他喜收藏,所見名家書畫數不勝數;更兼交游甚廣,與同道切磋技藝,使他的書畫均達到了較高水平。

在繪畫上,他上承北宋以來文人畫傳統,取法揚無咎、湯正仲,擅水墨白描水仙、梅、蘭、竹石,其中墨蘭、白描水仙最精,給人以“清而不凡,秀而雅淡”(《圖繪寶鑒》)之感,其“白描技術可謂空前絕后”(臺灣學者翁同文語),溥心畬在《寒玉堂畫論》中說:“趙孟堅始有雙鉤白描,綜諸子之長,極花卉之能事矣。”傳世作品有《墨蘭圖》卷(故宮博物院)、《春蘭圖》卷(故宮博物院)、《墨水仙圖》卷(天津藝術博物館)、《歲寒三友圖》頁(故宮博物院)、《歲寒三友圖》紈扇面(上海博物館)等。他的白描水仙筆致挺秀,花葉紛披而有條理,評者以為繁而不冗,工而不巧。《中國美術史口訣》有“水仙秀雅趙孟堅,墨蘭忠國鄭思肖”之句。天津藝術博物館所藏《水仙圖》,作者以線描勾勒花、葉,再用淡墨渲染,分出陰陽向背,層次分明,姿態如生。趙孟堅也善寫墨蘭,《松齋梅譜》謂其成就在梅花、水仙之上,時有“蘭出鄭(思肖)趙(子固)”之譽。《春蘭圖》卷是我國目前保存最早的蘭花畫卷,為孟堅早年作品,雖稍顯拙嫩,然卻清雅秀潤。《墨蘭圖》卷“作淡墨幽蘭兩本,平坡叢草之間,覺清氣侵人,筆法飛舞。”(《墨緣匯觀》),上有作者自題詩:“六月湘衡暑氣蒸,幽香一噴冰人清;曾將移入浙西種,一歲才華一兩莖。”文征明評曰:“高風無復趙彝齋,楚畹汀江爛漫開;千古江南芳草怨,王孫一去不歸來。”趙孟堅的《歲寒三友圖》頁則是中國較早將松竹梅融于一起的作品之一,畫家以清勁颯爽的筆致,畫松竹梅數枝,疏落有致,表現了“歲寒三友”拒霜耐寒的性格。此外,他還著有《梅譜》,周密稱其“晚作梅自成一家,嘗作《梅譜》二詩,頗能盡其原委。”(《癸辛雜識•前集》)。

趙孟堅的書法氣度蕭爽,有六朝風致,時人比之米南宮(芾)。傳世書法作品不多,大部分是以行書寫成,有多件《自書詩卷》流傳,分別收藏于北京故宮博物院、臺北故宮博物院、上海博物館,還有1件《致嚴堅中太丞》尺牘冊藏于臺北故宮博物院。近年有人將其作品匯編成《趙孟堅自書詩稿》(遼寧美術出版社,2001年1月)。北京故宮博物院所藏詩卷錄自作《題大年小景圖》、《西塘道》、《題天文地理圖》等詩作8首,行書,該卷書于開慶元年(1259),孟堅時年60歲;上海博物館所藏錄《送上馬嬌圖與賈秋壑》、《鼠嘆》、《墻頭花》等詩作5首,行書;臺北故宮博物院所藏錄舊作詩五首,書于寶祐二年(1255),行書。這幾件書法均間架緊密,筆法流暢,點畫鮮明,氣韻淳古。《致嚴堅中太丞》尺牘冊則是他的草書代表作品,秀媚與骨力兼具,體現了他深厚書法造詣。趙孟堅有《論書》(或作《書論》)一文傳世,極力主張恢復晉、唐楷法,對二王(王羲之、獻之)法帖也著力甚多,奠定了元代書法復古運動的理論基矗。

趙孟堅也善詩文,有《彝齋文編》4卷傳世。其詩文“清遠絕俗,類其為人,剩璧靈珪,風流未泯。”(《四庫全書總目》)。在詩文創作上,孟堅主張不拘于體裁,“眾體該具,弗拘一也。可古則古,可律則律,可樂府雜言則樂府雜言,初未聞舉一而廢一也。”(《彝齋文編•孫雪窗詩序》)

南宋末年兼具貴族、士大夫、文人三重身份的著名畫家。趙孟堅儒雅博識,工詩文,善書法,擅水墨白描水仙、梅、蘭、竹石。其中以墨蘭、白描水仙最精,取法揚無咎,筆致細勁挺秀,花葉紛披而具條理,繁而不冗,工而不巧,頗有生意,給人以“清而不凡,秀而雅淡”之感,世皆珍之。趙孟堅的首創墨蘭(用墨寫蘭)筆調勁利而舒卷,清爽而秀雅。畫上春蘭兩株,叢生草地,鮮花盛開,如蝶起舞,給人以清新的快感。所南翁畫蘭則以畫“露根蘭”(即畫蘭不畫土)出名,他元朝初年隱居吳下,以畫露根蘭寄寓他的無土亡國之痛。他在墨蘭長卷中更是題上“純是君子,絕無小人”的話,以表達其民族的自尊心。他的畫風筆墨簡潔,別有清絕之趣。所南翁畫蘭則以畫“露根蘭”(即畫蘭不畫土)出名,他元朝初年隱居吳下,以畫露根蘭寄寓他的無土亡國之痛。他在墨蘭長卷中更是題上“純是君子,絕無小人”的話,以表達其民族的自尊心。他的畫風筆墨簡潔,別有清絕之趣。元代著名畫家書法家趙孟頫的蘭蕙圖則明顯地師承了趙孟堅的畫法,以自由抒卷的筆調來表達一種奔放而飄逸的情感。明代文征明的蘭則筆墨恣肆,且常雜以竹、荊、石塊,以襯托蘭姿。隨后有女畫家馬守真的工筆淡寫,畫家徐渭的大筆揮灑,畫家項之汴的中鋒(筆鋒)灑脫,畫家周天球的折葉卷花,都各具風致。至清朝和近代,畫蘭之風更盛,且更各具個性,各顯高致。

趙孟堅之父名與采,官朝奉郎,孟堅以父蔭入仕。有文載他“雖系王族,但家境清寒”似不確。寶慶二年(1226)中進士,授集賢殿修撰。歷官湖州掾、諸暨縣令。后為言官所攻,遂退隱原籍,以詩畫自娛。時有楊嗣翁善琴,趙仲文善棋,張溫父(名即之)善書,世人遂以孟堅之畫,合稱四絕藝。至景定初年(1260),孟堅復起官翰林學士,當與權臣賈似道有關。在他的詩集中,贈賈之詩不一而足,既賀賈之納妾,又贈所繪梅花以示謝意,當臨死前,并以珍藏之定武本蘭亭帖贈賈。孟堅盡管與賈似道關系較密切,但他的仕途并不得意,這當與其始終不脫名士習氣有關。平日效仿魏晉名士的生活作風,修雅博識,有時如北宋米芾,東游西適,常于舟中挾雅玩之物,興到吟弄,以至廢寢忘食。《檇李詩系》載:趙子固“好飲,醉則以酒濡發,歌古樂府,自執紅牙以節曲。”他嗜好收藏書畫古物,遇稱意之物,雖傾囊易之而不惜。他曾得姜夔收藏的書法珍品五字不損本蘭亭帖,歸家時,風作舟覆,其“被濕衣立淺水中,手持禊帖示人曰:‘蘭亭在此,余不足惜也。’因題八字于卷首云:‘性命可輕,至寶是保。’”其酷嗜收藏到了幾乎瘋狂的地位。景定元年端午日,與好友周密等人各攜書畫,放舟西湖,相與評賞,酒后高歌《離騷》,并指林麓幽處,高呼此即荊浩、董源(均為五代畫家)得意之筆。周密稱:“噫!近世求好事博雅如子固者,豈可得哉1(周密《齊東野語》卷19)。

 

(責任編輯:常麗麗)
澳门娱乐场网站大全,澳门娱乐场所,澳门娱乐场官,澳门娱乐场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