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中國書畫收藏頻道

網站公告:

當前位置:首頁 > 推薦到首頁 > 藝術人生

何家英:從“美術家”談起

2015年04月28日 11:23:23  來源:中國書畫收藏頻道

有次文藝晚會,嘉賓中有多位名畫家,這老幾位一露臉,屏幕上便打出三個字:美術家。這很對,畫畫,說到底是手藝活兒,最需要一手好技術。只有“技術”一番,產生的作品好看,方可稱為美之術。畫畫的具備了創造美的技術,又多少要在格調上超凡脫俗些,方無愧“美術家”稱號。不必標榜什么“推陳出新”,我不喜歡“出新”,浪言“出新”者,皆因底氣不足,“推陳”也乏力。陳即古,古格古法,習古思圣,步武前賢,很難很難,以畢生精力付之,恐亦難望古人之項背,知難而退,才要“出新”,借以欺世盜名。

啟功先生上個世紀做全國書法家協會主席時,每逢道友相見聊天,就談到當時書壇已有人做起“推陳出新”的春秋大夢。啟先生讜論可謂一針見血,大意是:寫書法,別說出新,當今之世能夠準確模仿古人筆道的書法家我看都難找,繼承,發展,先繼承好了再說發展吧。

大匠誨人盡在尋常話語中。啟先生雖然談的是書法,書畫同源的道理不難懂,我是畫畫的,三句話不離本行是敬業,那么,于畫一藝可以出新否?有人捧吳冠中筆下的粉壁黛瓦,說是中國畫千年來唯一的出新,乃因未曾見古人這般畫來,而有些收藏家則以為此非傳統意義上的中國畫,隨他怎么畫都行。不是畫得也很美嗎?不辱美之術也!我是畫人物畫的,總想把筆下的當代仕女,畫好看了畫美了,再用心表現出她們的精神世界。前者是形的問題,當代許多人物畫家先自敗在形上。少時求學天津美院,孫其峰老師見到畫人物的把人畫得過于夸張變形,便諄諄告誡:“別光顧著自己過癮,把仕女的臉畫得比冬瓜還長,眼睛都長到太陽穴上了,長成這樣的媳婦,你愿意把她娶回家嗎?”恕我淺見,若為突出意韻,人物有些變形有些夸張,我只能接受到明代陳老蓮的程度,其所變不逾矩,品自然高。這個品,我更看重畫家本真的人品。

這些年,我格外喜歡收藏明朝人的書畫。山居瓊島蓬屋,讀明朝成化進士書法家張弼書札,喜其書法更服其書論:“姜堯章論書云:一須人品高,誠確論也。人品不高者,雖童習而白紛,徒富繩墨,何有于神妙耶?”“童習”當然指的是傳統意義上的書法練習,這就要一絲不茍一筆不爽,一以貫之貫徹到老,成名后的清代王鐸寫字倘以十天計,是九天臨古人帖一天寫自家字。此中道理,很是深刻警人,有不少當代書家,年少習書墨守成規,到了中年一味求新求變,求成自家面貌,不再用功臨帖,筆道荒廢了,險怪激厲,燥灼火大,未成書家,實為輸家。此亦不足為奇,倘若寫字的人都越寫越好,那便人人可為羲獻了。山陰道上回首千年,還是填溝壑的人多。

(責任編輯:易笑薇)
澳门娱乐场网站大全,澳门娱乐场所,澳门娱乐场官,澳门娱乐场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