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中國書畫收藏頻道

網站公告:

當前位置:首頁 > 推薦到首頁 > 書畫資訊 > 觀點

人品致下,書品致高,黨內書法家第一你服不服?

2018年07月02日 14:06:59  來源:美訊網

1.jpg

康生

康生是中共最著名的書法家,其字在當代書法家里獨樹一幟,這大概是沒有什么爭議的。

所謂“康體”,其實是章草韻味十足的筆墨。

2.jpg

康生作品一

章草是漢魏之間出現的一種書體,它在西漢時已出現,至東漢趨于純熟。至西晉,章草已開始向今草演化;至唐,章草幾于絕跡:歷數百年至元代以后,才又復興章草,風格已大異于古人。北宋黃伯思在《東觀余論》中總結說“章草惟漢魏西晉人最妙,至逸少變索靖法,稍以華勝,世傳書諸葛武侯對蜀昭烈語及豹奴等章帖,皆逸少書也。” “逸少”是王羲之的字,作為“書圣”,他奠定了今天中國書體的大模樣,而此前的書體,則越來越具有收藏、鑒賞和研究的價值,這或許就是前些年故宮博物館花大價錢收購“索靖”書法的原因。

3.jpg

康生作品二

古代即有“書如其人”、“心正則筆正”之說,古人論書,往往兼論人品,認為書品和人品是密不可分的——書法是人品的外在體現,人品是書法的內涵延伸。所以,古人很看重書家的人品,高度追求人品與書品的統一。

但是,書法史上卻常常出現與之相悖的例子,書法堪稱一時之選,但人品卻極為卑劣為世所詬病。如秦代的李斯,宋代的蔡京(蔡京原為“宋四家”之一,人們惡其為人,換上了蔡襄)、秦檜,明代的嚴嵩,近代的鄭孝胥,還有當代的康生。

4.jpg

康生作品三

明代書畫家徐渭曾說過:“高書不入俗眼,入俗眼者必非高書。”康生的書法正屬于“高書”之列。康生真草隸篆眾體皆能,尤善章草,自成“康體”,堪稱大家。

5.jpg

康生作品四

著名文物鑒賞家、前清翰林院編修陳叔通認為,當代中國有四大書家,分別為:康生、郭沫若、齊燕銘、沈尹默。而這四大里邊,康生的個人“條件”無人能比的——言下之意,中國“四大書法家”中康生應該“獨占鰲頭”。陳叔通還說,毛主席的字寫的很好,自成一家,但毛主席不是書法家,他不是嚴格意義上的書法家。王力回憶說,他參加革命后在上海做地下工作,公開的職業是開藝術照相館,標價死貴,鬼也不上門。除做地下工作之外,他就閉門寫字。他在第三國際當執行委員時,閑暇時也是寫字。他寫字寫了一輩子。解放前康生騎馬摔跤損傷了腦神經,解放后他堅持用蠅頭小楷抄寫《西廂記》,一字一句,一連寫了十幾本,居然就治好了腦病,后來他把這些抄本都進行了裝裱,估計至今尚存。

6.jpg

康生作品五

據說陳叔通家中曾藏有康生手書的真草隸篆四條屏。另外明朝著名文人馮夢龍編纂的《醒世恒言》,據考明天啟丁卯年刻本世間只有四部,兩部在日本,一部在大連圖書館,康生不知用何種辦法搞到一部,并親自校訂。該書共缺佚70余處3670字,全由康生仿宋體木刻字補之,并用“康體”寫了詳細的說明并附于書中。幾千個小楷字從頭至尾無一懈怠,確實功力不凡。

7.jpg

康生作品六

據說康生還送給劉少奇一面十四折扇面,兩指間寬,竟用蠅頭小楷謄抄了整整一篇劉少奇的《論共產黨員的修養》。

8.jpg

康生作品七

更為稱奇的是,康生還能雙手寫梅花篆字,他經常左右開弓,或竟用左手,故常以“康生左手” 落款。

9.jpg

康生作品八

對于自己的書法水準,康生也是相當自負的,據說他曾經放言:“郭沫若那字,也叫書法?我夾根木棍也比他寫得強!”此言雖屬狂語,但平心而論,與康生的字相比,郭沫若的書法確實顯得俗媚了些。

10.jpg

康生作品九

不僅如此,康生還精鑒賞,通篆刻,擅繪畫,他常用“魯赤水”的名款作畫,這三個字與齊白石的名字字字相對,似有與其爭鋒之意。

11.jpg

康生作品十

60年代,榮寶齋出版的《寶晉齋法帖》封面上的題簽,以及1965年上海美術出版社出版的《曹全碑墨跡》,都是康生題寫,寥寥數筆,意趣很高,至今為人所仰。

12.jpg

康生作品十一

康生,其人雖廢,其字流傳。也許,中國書法史上要留下他的名字。

擱半個世紀以前,寫章草的書家似不很多,人民幣上的“中國人民銀行”六個字算是一例,不過竟稀罕到有人去考證它的作者是誰的地步。近些年在書法展覽中已經越來越多地看到一些“章草”作品,這恐怕與書家在“復古”中追求變化與創新有些關系。

13.jpg

康生作品十二

今人論,草書的最初階段是草隸,當時是為了“趨急速”便將隸書寫得簡易些,這可以從近年來出土的不少楚、漢簡牘中看到摸樣。到了東漢,草隸進一步發展,形成了章草。所謂章草,也就是筆畫帶隸書波磔的草書。章草的波磔一方面是受隸書波磔的影響,另一方面也是為了美觀、規范化,漢末隨著魏晉玄學的興起,人們審美趣味發生變化,隸書因過度程式化已喪失活力,所以章草也不可避免地向今草轉化。

14.jpg

康生作品十三

人們論書,總愛“書”“人”兼論,“字”“品”互校。其實,遠的如蔡京、嚴嵩、秦檜,近的如鄭孝胥、康生,都有人品致下,書品致高的現象。一種成熟、自信的文明似乎完全不必因人廢字,比如嚴嵩題寫的“六必居”至今仍然在大柵欄那兒掛著,對于康生的書法,也大可不必處處遮蓋斧鑿之。倒是康生小楷撰抄《論共產黨員的修養》的扇面,如今不知藏在哪里?我想,這件東西,要是收在國家博物館里,必是件深鐫著上世紀下半葉中國莫測政治歷史的巨藏!

(責任編輯:呂子)
澳门娱乐场网站大全,澳门娱乐场所,澳门娱乐场官,澳门娱乐场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