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中國書畫收藏頻道

網站公告:

當前位置:首頁 > 畫廊畫院美院 > 美院 > 業界動態

傳神寫照正在阿堵中:張文江中國文物畫摭談

2018年01月09日 16:00:34  來源:中國書畫收藏頻道

藝術簡介

張文江,1954年生,河南安陽人,畢業于河南大學美術系。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中國國畫家協會理事,中國美術研究會研究員,河南省美術家協會理事,河南省美術家協會人物畫藝術委員會副主任,河南省書畫院學術委員。

展覽及獎項

2010年

《金蓮小像》入選“‘文脈心象’當代中國畫百家百扇藝術展”(第一回展)

中國畫作品《人物》,為河南省第二屆中國人物畫展評委作品,后被河南省華夏美術館收藏

2012年

作品“金瓶梅系列”入展“東渡墨象·傳承與蛻變赴日本展”

作品《漁歸》入選“文脈心象—當代中國畫名家百扇藝術展”(第三回展)

作品《存在·空間》獲“全國第三屆線描展”優秀獎

2013年

作品《人物小品》入選“‘精微入玄’首屆當代中國書畫名家小品展”

作品《古裝人物》入選“當代中國畫名家小品學術邀請展”

作品《宋人辭意》入展“當代中國畫藝術原創百家提名展”(第二回展)

2014年

5月,在河南省文聯展廳舉辦“東墨西彩2014六人書畫展”,并出版畫冊

收藏與捐贈作品

1998年

中國畫作品《重陽》被北京大學收藏

2002年

9月,中國畫作品《清月》由日本華宮書畫院收藏

2010年

中國畫作品《人物》河南省華夏美術館收藏

2012年

12月,中國畫作品《人物》捐贈給中華少年兒童慈善救助基金會

2013年

1月,中國畫作品《暖冬》被河南省美術館收藏

中國畫作品《紅色麗人》被河南省美術館收藏

5月,中國畫作品《人物》捐贈給河南省殘疾人福利基金會

傳神寫照正在阿堵中——張文江中國文物畫摭談

作者:李強

張文江,立定中原的中國畫人物畫家,近年以深厚的傳統功力,睿智的思想深度,堅實的造型能力和華滋的色彩風格活躍于河南畫壇。桃李不言,下自成。張文江繪畫風格的形成,有著特殊的成因。筆者與張文江相識而是年之久,試圖從以下幾方面記述之。

(一)

無論是西方架上繪畫還是中國畫,人物畫的難度之高毋庸諱言。二十世紀以來,西方繪畫沖擊著中國傳統畫,加之前蘇聯契斯恰可夫美術教學傳統主導著中國美術教育,一時間,物理性的光影素描被視為造型的最高準則,中國畫的一切傳統均被視為落后的,不科學的。“學院派”的道統正在逐漸形成。由于陰差陽錯,年輕的張文江無緣接受這種教育。但張文江苦苦探尋摸索著,練就了造型的扎實基礎。不僅僅掌握了學院式“塊面”的造型能力,還有著“線條”的勾勒辦法,這在他早年的插圖中可以看出。

當中國畫的傳統逐漸又被人們繼承的時候,忽然發現“蘇式”的造型傳統無法和中國畫人物對接,至少沒有現成的管道。人們只好回到蔣兆和,徐悲鴻,最終又從古代中國畫里討生活。失掉傳統令我們走了一大段回頭路,這不能不說是一個時代的悲哀。

我們不否認科學培養造型能力的辦法,令我們扼腕的是失掉了傳統繪畫能力的培養,為古詩和書法。中國傳統的文化是講究“優雅”,從一開始我們不追求“優雅”,何來中國畫的精神。好在張文江是一位翩翩君子,從學習繪畫那一天開始,他便培養了這種“雅好”。

張文江在繪畫上頭腦是清醒的,他有著自己的獨立思考,無論時風如何,他都堅定自己的信念,絕不趨炎附勢,因此才會有他今天獨特的畫風。

(二)

在中國古代書畫傳統中,始終存在著“技”與“道”的分野。“道”是形而上的。“技”是形而下的,但“技”的最高境界是近乎道德。所以中國畫是有道統的,如謝赫六法,而六法中的“氣韻生動”、“骨法用筆”則是精髓。與張文江論畫,他常常談到文化,談到老莊思想。縱觀中國古代畫論,它是儒、道、釋三家精神在繪畫中的折射。而這種文化精神始終貫穿于繪畫之中。即便在“技”的層面上,也講究“取法乎上”。如何能“取法乎上”自然需要你的慧根,而這慧根自然來自于你的文化素質。

張文江對線條的理解,是中國的。他可以從中國文化的傳承講出“線”的中國特質。他對畫風的衍變是辯證的。可以去用老莊思想去闡釋。這一點則反映出一個畫家的思想深度。張文江對中國傳統文化的熱愛,注定了他繪畫風格的寬容和博大。這是來自傳統文化的博大精深。多年以前,他畫的內容逐漸狩獵了仕女、佛禪、歷史故事、古代人物,這其中的文化背景對他也是一次挑戰。當然也是一次次沉淀和豐富。由于張文江的知識準備充足,這才形成古雅典麗的畫風。

(三)

中國畫歷代講究用筆,所謂“骨法用筆”。“骨法”指兩個層面,一是指線的本身,中鋒行書是也。二是指線條塑造形體之“骨”,這是中國畫的神妙之處。如何使線條的提按頓挫,表現物體的陰陽向背,這是中國畫的看家本領和不傳之秘。不是不可傳,而是需要“體悟”。“學院派”可以在幾年內訓練學生一良好的素描造型能力,而讓它轉化為中國畫的造型,可謂難矣。

中國畫線條是書法的線條,書法的線條落實在結體和筆法上,繪畫的線條則落實對物體素描上,二者各有自己的特點。中國畫的筆墨凝結在造型之中,沒有良好的造型基礎。“毛焉將附”?沒有精妙的筆墨,“骨之不存”!

張文江的筆墨傳統是中國的,這是文化品格決定的。一個西方畫家,假定有良好的造型能力,讓他用中國傳統工具來表現,肯定會讓國人大跌眼鏡。

郎世寧便是一例。有人說讓一個外國人學中國畫需要多少年,回答是五千年。當然,也不是每個中國人畫中國畫只用三五年功夫便可學成。唐代孫過庭《書譜》中說:“初學書法,但求平正:既知平正,務追險絕;既知險絕,復歸平正。初謂未及,中乃過之,晚來通會。通會之際,人書俱老”。書法的進程為此,繪畫同理。所以說,中國畫除了“頓悟”之外,不斷錘煉、提煉、概括也是一個規律。中國繪畫非常人性化,和人生的過程同步。張文江繪畫的今天不同于昨天,也不能代表明天。看今天張文江的古代人物已絕非是先前的畫所能比擬,可謂一天一個境界!

(四)

中國畫一向講師成承,某家某派,一望即知。這是文化趨于成熟的必然反映,但也是后人缺乏創造性的原因。馬王堆帛畫源于何派?漢王畫像源于何派?漢唐以降,藝術形態相對成熟,于是出現了流派藝術。啟功先生說唐以前的詩歌是“長”出來的,唐詩詩“嚷”出來的,宋詩是“講”出來的,宋以后的詩是“仿”出來的。很深刻!嚴格地說,我們當代的書畫多是“仿”出來的。“仿”還是不像,不仿當如何?

法國當代美術理論家蘇理文說中國畫是一種演奏的藝術。前人創造出那么多那么好的曲子,后人只有講求如何能將它演奏的更美妙些。這令我們深思。當代畫壇有一種現象值得思考,就是一味模古仿古,甚至制作。這是在制造一種“假古董”,假古董能反映出一種時代精神嗎?石濤還提出“筆墨當隨時代”,當代人不應該引起深思?

應該說,五四運動以來,尤其是文革以來,我們曾經破壞了一個原來不應該徹底破壞的世界,現在僅僅處在一個療傷和修復的階段,但在這一時期也需要保持一個清醒的藝術思考。學古而不擬古,學古而不復古,談何容易!張文江和很多畫家一樣,處在這樣的十字路口。可喜的是,他有自己的思想,他在學習明清畫家的同時是兼收并蓄的,有陳洪綬線條形式感;有黃癭瓢用筆的柔綿;有費曉樓畫面的意境;有任伯年任務的精神,雜揉百家而以已意度之。當然,人物畫不拘于古代題材,在張文江現代人物畫中還是看到時代精神,超越古人應該是一個目標,創造空間還屬于當代畫家。

(五)

客觀地說,中國畫發展到今天如何創新是有很大難度,不然李小山不會發出“窮途末路”的喟嘆。前面談到的“療傷”,“修復”是這個時期的客觀存在,只有經過這個階段,傳統文化才能恢復“元氣”。然后,現在又確實進入可人類共同邁入的“數字化時代”,創造性思維和市場經濟逼迫著藝術去超越,傳統文化精神的重要元素面臨挑戰,中國畫能還以閑適的生活態度守望家園嗎?至少這里有一個“與時俱進”的問題。

我們不去“杞人憂天”,但在時尚文化流行的今天,不可能沒有一點危機感。對伊一個藝術家來說,有四個方面值得去思考。一是工力,二是才情,三是風格,四是創意。這四個方面綜合實力的不斷整合,最終成就一位藝術家的標高。對于年屆中年的藝術家來說,創意和風格顯得尤為重要。風格可以打造,創意則需靈感。張文江身上可貴的是這些素質指標誠為客觀。人士萬物的尺度,人物畫的舞臺是廣闊的,這些復雜、變幻萬千的世界不正是人物畫家的智庫嗎?相信張文江的人物畫一定會取得更為驕人的成果。

(責任編輯:林聰聰)
澳门娱乐场网站大全,澳门娱乐场所,澳门娱乐场官,澳门娱乐场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