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中國書畫收藏頻道

網站公告:

當前位置:首頁 > 畫廊畫院美院 > 美院 > 業界動態

《礦工圖》組畫在北京畫院美術館展出

2015年07月30日 11:32:19  來源:中國書畫收藏頻道

創作于上世紀八十年代初的《礦工圖》組畫,是二十世紀中國美術史上的經典之作,常常被譽為是繼蔣兆和《流民圖》之后又一部揭露侵略罪惡、為人民苦難控訴的里程碑式畫作。昨天(29日),由中國美術家協會、中國美術館、中央美術學院、北京美術家協會、北京畫院聯合主辦的“大愛悲歌——周思聰 盧沉《礦工圖》組畫研究展”在北京畫院美術館展出,展覽將持續到8月31日。

據了解,展品共計80余件,其中包含周思聰、盧沉伉儷的家屬捐贈的《礦工圖》組畫、手稿及文獻53件。該展覽是這些作品捐贈給國家后的首次亮相,而且還是《礦工圖》組畫誕生30年來最大規模集體面世,首次全面還原《礦工圖》的藝術風貌。“6年前我們就開始與周思聰家屬協商,商討如何將周思聰、盧沉二老生前的作品聚攏起來,做個大展。”本次展覽策展人、北京畫院美術館館長吳洪亮透露,2009年周思聰誕辰70周年時,畫院曾經主辦過“我愛平凡的人——周思聰創作及寫生作品展”,那時展出的還只有周思聰生前在北京畫院工作時創作的部分作品。

而這一次,除了家屬捐贈的部分,畫院還四處“借”畫——從中國美術館借來《礦工圖》組畫之“背井離鄉”習作稿,從私人藏家手里借到了《礦工圖》組畫之“王道樂土”的變體稿,以及《礦工圖》組畫之“同胞、漢奸和狗”的素描稿。再加上北京畫院自藏的創作草圖、初稿,此次展覽終于給予人們一次窺探《礦工圖》全貌的機會。

盡管創作于30年前,其實,這套組畫的立意可以追溯至1966年。據吳洪亮介紹,周思聰在《歷史的啟示——關于〈礦工圖〉的創作構思》一文里詳細說明了幾經更改的構思與探索。“主題是以舊社會的礦工史為主線鋪開畫面。按照計劃,組畫以《背井離鄉》開始,描寫逃荒求生的人們攜家帶口到礦山謀活路;從第二幅《地獄之門》起,反映礦工們面對刑罰、饑餓、病痛,與礦主、監工展開生死搏斗;最后以反映人民抗爭勝利的《當家做主》為組畫作結。”吳洪亮說,由于特殊的歷史原因,構想在當時并未付諸創作。直到1980年,二人開始重新創作《礦工圖》,為了更好地表現這一深刻且沉重的主題,夫婦二人結伴前往吉林遼源煤礦寫生采風。

殊為可惜的是,這套組畫最終未能完工。原計劃為九幅巨制中國畫,目前所能見到的作品主要有四幅——《王道樂土——礦工圖之一》《人間地獄——礦工圖之三》《同胞、漢奸和狗——礦工圖之五》《遺孤——礦工圖之六》,以及《山海關——礦工圖之二》水墨稿,此外,便是二人為了創作《礦工圖》繪制的大量手稿。

展品題簽里的一處細節道出了其中緣由。在他們首件完成的作品《同胞、漢奸和狗》右下角寫著“一九八零年七月思聰盧沉畫”,而在隨后完成的作品《王道樂土》的左下角卻寫著“一九八二年三月思聰執筆”。很明顯,從1981年開始,盧沉逐步退出《礦工圖》的創作。“作為女人、作為妻子、作為合作伙伴的周思聰,對此是有些怨恨的。”吳洪亮說,當時盧沉因為患肝炎退出了組畫的創作,更不幸的是,1983年,周思聰又被查出患有類風濕疾病,后期根本拿不住筆,甚至只能把筆綁在手上,也不得不放棄。

展覽現場,有藏家當面向北京畫院院長王明明提出,希望他出面將未竟的《礦工圖》續畫完成,“沒人能畫續篇,它只能給我們思考的空間,這是斷臂之美。”王明明說,他們這一代人奮斗了一輩子改造中國畫,當與蔣兆和、周思聰那些巨匠相比,“我們算是白忙活了。藝術不是跟著時代就進步了,有時候出現了一個高峰,就再也跟不上了。”他認為周思聰就是高峰之一,“如果沒有這些制高點,整個時代就是平的。”

有意思的是,為了給展覽營造“真情與愛”的氛圍,展廳里還循環播放著奧地利作曲家馬勒的著名交響樂《大地之歌》。“熟悉音樂的人都知道,這是一曲生命頌。就像二老的藝術正為越來越多的人所關注,盡管來得稍稍晚了一些。”吳洪亮說話間,離他不遠的展廳中央,一枝玫瑰正紅艷艷地綻放。

 [后人說]

“畫癡”在門板上完成畫作

盧悅是周思聰、盧沉唯一的兒子。“父母創作《礦工圖》時,我還很小,看見他們把畫貼在門板上畫。”據他回憶,當時家里五口人,擠在9平方米的房子里,由于畫面尺幅太大,他們只能借助門板。“父母選擇的這一悲苦題材,與他們生活的時代其實比較遙遠,甚至由于沉重了一點,有人認為不合時宜,但他們依然堅守,說明他們一直放不下來。命中注定,他們必須要完成這件事。”

在學生王明明看來,選擇這種悲苦題材,加之用心去做,“必然會傷及自己的身體”。他是1972年正式跟隨周思聰、盧沉兩位老師學習繪畫的,直至他們先后辭世,其間學藝二三十年。“記得在70年代初,我經常跟著周老師跑去京西煤礦畫速寫,去畫那些質樸的農民、礦工,此后不久她便創作出了《井下告捷》等礦工題材的作品。”王明明還記得,當時周思聰會認真地記下每位礦工是哪年生人。“那是真正的采風創作,不放過任何細節,稱得上‘畫癡’。而不像現在一些藝術家搞創作先請一批模特拍照,然后通過電腦組合成草圖。現代科技代替不了用心作畫,如今人的觀察力、思考,丟失得實在太多了。”在他看來,現在創作環境更好,國家對重大題材創作也投入了很大精力、財力,“娛樂的可以有,但不可全部都娛樂化,有責任感、文化自覺的藝術家不可或缺。”

著名水墨畫家李津稱呼周思聰為“表姨”,也正是這位表姨將他領進國畫的大門。“我們那代人起初都愛畫油畫,認為更逼真。報考專業時,她沒有直接給我建議,只是希望我最好從所了解的本民族傳統出發。”他說,他敬佩表姨敢于放棄一些已純熟的技巧,“她一路在舍棄,一路在創新。甚至與她的前輩、后面的人都沒有太大關聯。”不過,王明明認為,“他們其實非常尊重傳統,即便改革開放以后,打破傳統對現代的禁錮,也沒有離開傳統很遠。一些人把傳統的東西完全切割開,那樣就沒有根了。”
[畫外音]

齊白石作品將有全球推廣計劃

北京畫院是當今收藏齊白石作品最多的地方,從作品到文獻一共有2200余件。昨天,北京畫院院長王明明首次對外透露,繼今年4月在匈牙利布達佩斯推出“天然之趣——北京畫院藏齊白石精品展”,今后還將前往更多國家辦齊白石大展,齊白石作品將會有全球推廣計劃。據他介紹,具體時間表已經初步擬定,即明年前往捷克,后年會聯系歐洲其他國家,“讓我們始料未及的是,歐洲竟然有那么多人看重齊白石的藝術。”

此外,北京畫院還將邀約更多中外重量級博物館前來“亮”寶。今年初,北京畫院與匈牙利國家美術館合作推出了“蒙卡奇和他的時代:世紀之交的匈牙利藝術”,“今后將引入更多歐洲重要博物館的館藏精品,推出更多經典、純正的藝術。”其中,也包括和國內博物館合作,比如正展出的“唯有家山不厭看——南博藏明清文人實景山水作品展”,就是和南京博物館合作推出的。“我們希望通過這些精品展,展示書畫的規律,對傳統藝術作深入的研究。”王明明說。

(責任編輯:易笑薇)
澳门娱乐场网站大全,澳门娱乐场所,澳门娱乐场官,澳门娱乐场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