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中國書畫收藏頻道

網站公告:

當前位置:首頁 > 畫廊畫院美院 > 畫廊 > 業界動態

京城畫廊穿梭在新舊交替之間

2015年08月14日 11:58:04  來源:中國書畫收藏頻道

與冷清的市場形成鮮明反差的是,幾乎每隔一段時間,北京就有畫廊推出開館展。
近日,有媒體報道今年上半年北京新增畫廊數十家,它們大部分分布在北京各大藝術區,也有的身處二環內的鬧市區,甚至還有的扎進胡同深處,獨享安逸。而今年藝術市場的整體狀況無疑可以用“慘淡”來形容,作為一級市場的畫廊自然難逃其間,北京就有不少畫廊紛紛關閉。在這種情形下,突然冒出的數十家新畫廊著實令人匪夷所思。那么,新畫廊的出現是否因為找到了新的經營理念?它們又會不會成為下一輪被淘汰者?而已經撤離北京的畫廊轉向了何處?又將有什么樣的打算?

逆市進場啥心態

在北京,確實有一些畫廊逆市開張。這些新畫廊在經營模式上并沒有明顯比過去有所創新,不同的似乎是心態。

過去從事其他文化產業項目的趙立軍,今年1月在北京西四環新開了一家紅博雅齋畫廊。與其他畫廊一樣,這家畫廊主推中青年藝術家,目前已舉辦了幾場藝術家個展和推介活動。據他介紹,經過半年多的摸索,經營情況并不樂觀,雖然自己不是書畫界人士,但十分喜歡書畫藝術,當初想開畫廊也完全是出于個人愛好。“1月的時候,雖然市場開始走低,但還不像現在這樣冷清,剛剛嘗試這一領域,還沒有尋找到很好的突破口。”盡管如此,趙立軍對這個行業依然充滿信心,“目前是一個整頓、整合的時期,雖然沒有盈利,但只要不“套”進去太多,我就不會撤,打算先維持著觀察兩年,而這是一個學習的過程。另外,這些年國家對文化產業一直大力扶持,我相信將來畫廊業會迎來轉機。”趙立軍承認,選擇這個時候介入有“抄底”的心態。

與趙立軍對畫廊業還處在了解階段不同,一部分資深藏家已開始介入該領域。今年3月,位于北京草場地藝術區的希帕畫廊正式開業,它的主人靳宏偉是一位攝影收藏家。去年11月,他想找一個新地方存放自己的藏品,后來轉念想想,干脆開一家畫廊,這樣一來便能與藝術家有更近距離的交流了。從有開畫廊的想法到正式開業僅僅用了5個月時間,“我是那種想到就做的人,沒考慮那么多,先干了再說。”靳宏偉說道。目前,希帕畫廊已經舉辦了三個展覽,從短期看還沒有經營的壓力。“靳先生本身是成功的企業家,畫廊有很好的經濟保障,他對畫廊經營所要面臨的挑戰也是有心理預期的。”希帕畫廊經理李燕玲說。

新進場的畫廊對市場的冷清有所預期,似乎也并不指望畫廊在短期內能帶來可觀的盈利,“慢條斯理”的心態似乎讓人覺得這樣的畫廊有理想主義的成分,而事實是這樣嗎?

“我認為自娛自樂的理想主義畫廊目前還沒有!早年間,一些藏家更多的是投資家,而不是終極收藏家。想要資金正常地運轉,那么曾經收藏的物品就需要換手,需要尋求盈利點。今天依然有很多藏家需要通過收藏盈利,有時候我真的感覺中國沒有真正的藏家。如今,一些藏家開畫廊也是對的,畢竟他們的資金是有限的。”北京畫廊協會秘書長、“藝術北京”總監董夢陽接受記者采訪時說道。

暫避風頭待轉機

當中國商報記者向一位業內人士詢問北京新開畫廊的數據時,卻被反問道:“你知道關了多少家嗎?”一邊是新開的畫廊,而另一邊不少畫廊卻紛紛關門閉店。它們為何關閉?去向何處?又將作何打算呢?

一直在北京從事畫廊生意的崔先生今年關掉了位于北京天雅古玩城的畫廊,但他并沒有離開這個行業,而是把畫廊搬回了老家山東臨沂。“目前這種情況下回到地方會比在北京好很多,首先會贏得當地企業家的信任,其次企業家會認為從北京回來的人視野更開闊,能夠引導他們正確投資。”而趙立軍在開畫廊之前也咨詢過一些外地朋友,“他們從地方市場的情況看,認為在北京開畫廊還可以,后來發現在北京做畫廊和地方不同,而現在北京的市場還不如外地。”

崔先生還向中國商報記者介紹,除了一部分撤出北京的畫廊,還有為了節省開支關掉實體店而轉向互聯網經營的,當然這種模式只能銷售一些低端作品。他認為雖然今年藝術市場不景氣,但也是一個機會。過去很多知名畫家是不會和中小畫廊合作的,今年他們的市場行情大幅縮水。對于中小畫廊,現在是收藏優質作品比較合適的機會,因為市場不可能永遠低迷。

留下來的是堅定的人

“新舊交替是正常現象。以前的一些畫廊在經營理念上沒有考慮得很清晰,被淘汰也是件好事,新進場的一些畫廊則會引進新的理念,而優勝劣汰是所有行業的發展規律。從大趨勢來看,藝術市場一直在成長,過去二級市場發展迅速,如今逐漸呈現回落態勢,一級市場則更接近人們的消費,穩步成長是一個過程。但很多行業在摸索階段都會有本末倒置的情況,目前的二級市場就取代了許多一級市場的功能。”董夢陽說。

董夢陽所說的這一點畫廊主們恐怕更有切身感受。北京佳沃暢享藝術中心總監周東對此深有體會,“國內二級市場較為強勢,不僅經營高端藝術品,還涉及在市場上并未成熟和明確定價的青年藝術家作品。畫廊其實主要應該推新人,但拍賣公司跨過畫廊直接進入一級市場,擠壓了畫廊的生存空間。”不過除了這種外在因素,他也看到了畫廊業自己的問題,“國內畫廊的誠信體系嚴重缺失,像琉璃廠、潘家園的一些畫廊只想賣一張“吃”三年,價格虛高,怎么可能走得更遠?藏家越來越理性,不規范、不誠信的畫廊倒下也就在所難免。”崔先生也認為一些畫廊做“一錘子買賣”的心理使得市場亂象叢生,而整個行業缺乏監管和行業自律,也就很難形成規模化、規范化發展。

不過,一些畫廊也意識到了自身問題,正在積極尋求改變。近來就有報道稱,據中央美術學院藝術市場分析研究中心(CAFA/AMRC)統計,隨著銷售策略有所轉變,2015年上半年中國畫廊經營數據扭轉了自2011年連續三年下跌的頹勢,開始觸底反彈。其實,畫廊依然被視為與畫家、藏家接觸的最基層單位,如果完成了自身銷售策略的變革,積極開發新的銷售平臺,合理規避因藝術市場不成熟帶來的種種怪相,隨著中國藝術市場消費能力的增強,重新煥發生機也是值得期待的。

“開畫廊是對經營者有特殊知識要求的,未來會有更多有思想、有經驗的人介入,這樣的畫廊會走得更長遠。一輪輪的淘汰,留下來的是堅定的、對行業熱愛的人。其實所有行業都一樣,看到光明的人都是堅持的人。如果沒有理念和理想的話,遇到一點點挫折都會跑掉的。”董夢陽說道。

(責任編輯:易笑薇)
澳门娱乐场网站大全,澳门娱乐场所,澳门娱乐场官,澳门娱乐场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