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中國書畫收藏頻道

網站公告:

當前位置:首頁 > 畫廊畫院美院 > 畫廊 > 業界動態

游敏藝術個展”亮相798錦畫廊

2015年03月30日 11:13:51  來源:中國書畫收藏頻道

2015年3月29日下午,“歸途——游敏藝術個展”于798錦畫廊開幕。本次展覽由青年策展人金文君策劃,青年批評家、四川美術學院藝術管理與策劃教研室主任尹丹擔任學術主持,共展出了游敏先生兩個創作時期的三十余幅油畫作品。

本次展覽命名為“歸途”,原因一方面在于繪畫主題與歸途之間的關系,另一方面也在于游敏在繪畫語言與再現物象的選擇上——無論是那種東方式的繪畫語言還是那些似曾相識的懷舊之物——都昭示著游敏先生心中的那份歸屬感。

游敏的作品顏色鮮麗豐富,筆觸流動清晰,層次變化極具張力,作品中散發著豐沛的情緒和視覺沖擊感。顏色包融著溫度,筆觸流露出情感,透過藝術家的作品可以直達作者內心,有溫情,更有對故土的留戀。

“乍一見游敏老師的作品,就給人以豁然開朗的感覺。”這是策展人金文君對藝術家的第一印象,也正是這種表現風格和作品的溫度牢牢地抓住了觀者的心。在談及策展思路時,金文君表示,本次展覽試圖通過階段性的回顧和對比連接藝術家整個繪畫旅程的重要時間段,從而豐富其藝術創作的發展文脈。內容主要分為早期的“幸福樹”系列和近年來創作的“地平線/土地”系列,通過兩個空間的兩個系列作品,為觀眾呈現更為立體的視覺經驗,從而走入藝術家的色彩世界。

出生于1960年代的游敏先生常年旅居在北京,多年的創作過程中一直在不斷的突破中探索前進,自幸福滿溢的幸福桃花樹系列作品后,游敏先生近兩年的創作中熱衷于呈現“土地”的母題,在他自己的描述中,這些“土地”讓他想起了歸家之路,想起了深藏于記憶中的故土。“歸途”無疑是溫情的,只有通過它,人們才能回到那個可以寄托心靈的地方,回到那個具有歸屬感的地方。繪畫并不直接呈現最重要的主題,而是通過與之相毗鄰的事物加以表征,“路”和“家”無疑具有一種毗鄰關系。

特別是2014年開始創作的“地平線”系列讓人很容易聯想起海德格爾對“土地”和“世界”之間關系的思辨性論述。在海德格爾那里,藝術品是在“土地”與“世界”的裂縫中產生的。他所謂的“土地”,指的是毫無社會意義的物質世界;而“世界”則意味著歷史,意味著人的痕跡,與人相關的意義。在游敏先生的作品中,大地、桃花、湖水等物象看似是無社會意義的,看似是與人無關的自然之物,但卻因“路途”、“古物”而留下了人的痕跡,留下了歷史的意義。此次游敏作品展以2014年創作新作為主,貫穿2012、2013年的部分作品,可以說是一個階段性的回顧,很好地連接了畫家的整個繪畫旅程的起承轉合,歸途,不僅僅在路上。

清華大學博士、青年批評家,四川美術學院藝術管理與策劃教研室主任尹丹在開幕式上指出,游敏的繪畫要通過其身后的文化精神內涵和藝術表現手法兩方面去理解和揣摩。他的作品極具溫度和溫情,通過對于“土地”、“路途”、“歸途”等主題的選擇,流露出對故土及故鄉的懷念和追思。對土地的探討本身也是一種轉喻的表達方式,與路毗鄰的是家園,與家有關的是情懷——有激烈的熱愛,也有悵惘的思戀,這些情感在畫面中碰撞,既具有沖突性又彼此融合,因而及其豐富而深刻。

同時,在談及游敏先生創作的藝術語言時,尹丹認為,游敏的繪畫所體現出較為復雜的再現系統。

首先,他有意地在平涂背景和抽象語言之間強調一種對比關系。平涂方式在古典學院派的油畫語言中是不允許存在的,因為人們相信平涂不利于再現真實的物象。但隨著機械復制時代的到來,藝術家從鋪天蓋地的數碼圖像中獲取視覺資源,如今平涂成為當代繪畫的一種常見語言。從某種意義上說,平涂和隨性恣意的大筆觸都是非再現性的,因為現實世界之中并無這樣的類似物。不過,這兩種語言的并置卻很容易產生縱深感,三維空間在視幻覺的方式中得以營造出來。人的視覺存在著一種普遍特性,即相對動態的形式具有前進感,相對安靜的形式具有退縮感。由此平涂的畫面很容易退縮到“遠處”產生天空、湖面等物象暗示,通過一種有意的漸變效果,這種物象暗示得以加強。

其次是“無形”與“有形”的結合使用。用以再現大地、山崗、路面的筆觸無疑是“無形”的,他甚至有意地要消解視覺上所帶有的固化感,以一種“道家”式的非規定性來呈現。但是,他卻使用較為明確的輪廓線來塑造遠山的造型,在此無疑產生出對比強烈的視覺效果。輪廓線在中國古代的“白描”以及西方的盛期文藝復興繪畫中都是一種最為基本的再現方式,后來這樣的方式在潑墨山水、巴洛克繪畫中得到消解。在他的作品中,輪廓線雖然得以明確地使用,但物象的再現卻是暗示性的,因為我們只能看到線,卻無法看到它包裹起來的“像”。雖看似無像,“無”卻蘊藏著“有”,我們的知覺能夠自動地補充并不存在的物象,這倒的確是古代中國繪畫中的常見表達方式。
再次,游敏先生的繪畫又可被描述為“再現的再現”。觀者或許會被畫布邊緣的粗粗的邊框線所迷惑,因為這個“邊框”似乎是和畫面呈現的內容無關的。實際上,藝術家是希望在繪畫中表征曾經在中國民間風靡一時的玻璃畫。即使是在1980年代,這種玻璃畫也被廣泛地購買用以裝飾居室,有時也被人們用作鏡子使用。不過很快的,這種傳統的裝飾方式就在中國社會被冷落了,如今購買玻璃畫的家庭已經越來越少見了。玻璃畫中往往會再現一些物象,但游先生的繪畫又是對玻璃畫的再現,由此形成“再現的再現”。這種方式在藝術史上是有跡可循的,無論是西班牙畫家委拉斯貴支的《宮娥》,還是中國古代繪畫中描繪屏風圖像的作品,我們都可以看到這種“畫中畫”的方式。米歇爾在其著作中曾為這種方式進行過學術定位,他將其稱之為“元繪畫”。在此,對玻璃畫的再現表達出強烈的懷舊感與溫情,它是積淀在那一代人心中無法抹去的視覺回憶,似乎也進一步強化了此系列作品的主要主題:回歸。從某種意義上說,玻璃畫是一種符號,通過它,往昔的歲月得以懷念,心中的某個淚點或許因此而被深深觸動。

無疑,游敏先生在作品中運用了豐富的視覺語言和復雜的再現系統,這是這批作品中讓人最為印象深刻之處。中國的當代藝術在喧囂一時之后,那種符號化的簡單敘事是其中最明顯的癥結,而這也正顯示出語言、結構探索的緊迫性。此外觀者或許容易在作品中找到屬于自己的情感共鳴,這共鳴來自于歲月的痕跡與對歷史的敬畏,來自于畫面中“世界”與“土地”的張力關系。
據悉,此次展覽將持續至4月29日。

(責任編輯:史立彥)
澳门娱乐场网站大全,澳门娱乐场所,澳门娱乐场官,澳门娱乐场排名